零點看書 > 戰國萬人敵 > 409 試驗炊具

409 試驗炊具

滋滋滋滋滋滋……
  
  鐵鍋里竄著油花,焦香的煎餃兩面金黃,李解套了一條圍裙,手中的鏟子下鍋就是一鏟。
  
  五六七八個煎餃裝在了盤子里,因為有人不愛吃生姜,所以鮮肉用了香櫞汁來去腥,野蔥弄了一堆,可惜秦國人的胡蔥現在還沒有長開,姑蘇也沒多少人種。
  
  不過李專員尋思著,他當年讀書那會兒,太湖周邊也只是愛吃細蔥,比小蔥還要小的那種傳統野蔥,一吃就是四千年。
  
  “啊。”
  
  “小心燙啊姐姐,有人跟你搶嗎?”
  
  瞪了一眼狂吐舌頭的“小桃花姬”,李解又鏟了一下,裝盤之后,遞到了“桃花姬”桌前。
  
  媯夭淺淺一笑:“多謝君子。”
  
  “噢……好多汁水。”
  
  同座的蔡國小公舉眼睛一亮,整個人都是興奮無比,手中的竹筷在煎餃上戳了一個洞,湯汁流出來之后,香氣四溢。
  
  這種做法,其實是小籠包的一種。
  
  李專員當年讀書那會兒,學校外面糊弄游客的小籠饅頭,汁水靠的是皮凍。但學校祖傳數十年的狗食堂,那小籠饅頭,是靠得鮮肉本身的汁水,純碎熟能生巧,考究的是耐心。
  
  后者顯然沒辦法走量,私房菜倒是可以搞,臨街開店這么弄,大概月頭開業月尾倒閉。
  
  “別急。”
  
  一旁的籠屜上,糯米糕點的種類不多,但軟糯滑口,粘牙是粘牙,多嚼兩口,還是能夠輕易消化。
  
  桂花糕、綠豆糕、赤豆糕,還有核桃碎的糯米糕,用芝麻餡做夾層,甜口的,蜂蜜不要錢,糖也不要錢,什么都不要錢……
  
  除了糕點,自然還有小籠包,籠屜很新,蒸煮了沒幾回,一籠也就是三五只,量不大,本身就是消遣的物事。
  
  “嘗嘗這個。”
  
  小籠包可以用牛肉來做,追求特殊口感的,還能用牛筋丸的料子,但汁水就不豐美,鎖不住。
  
  除此之外,還蒸了蝦餃和魔芋粉。
  
  魔芋有很多,只是出粉不易,想要做出一盤不錯的魔芋粉,那是相當的不易。
  
  蒸好之后,迅速水冷,本就Q彈的魔芋粉,頓時更加緊致爽口,配合醬料,是非常不錯的美餐。
  
  “牛肉?”
  
  “牛肉。”
  
  蔡國小公舉頓時笑得開心無比,往嘴里塞了一只小籠包,在微燙之余,不停地大口大口呼氣吸氣,想吐出來又不舍得,最終稍微溫度適合了,也不知道有沒有咀嚼細微,總之是一口吞下。
  
  “嗯嗯嗯嗯嗯嗯……”
  
  還攥著一雙竹筷子,蔡國白蓮花情不自禁地雙手捂著臉頰,很是興奮。
  
  “小桃花姬”終于吃了一口煎餃,然后眼睛放著光,直直地看著李解。
  
  “李君還是烹者?”
  
  “我烹個雞兒。”
  
  李專員一臉的郁悶,他雖然不抽煙,但這時候很適合來一根,然后眼神憂郁地看著前方,當然了,再來一杯馬蒂尼,應該嫖資都可以賴掉。
  
  當年帶著工人到處攬活兒的時候,沒廚子可不是得自己兼職?請個廚子多貴啊,出去搭伙兒多貴啊,自己做菜多便宜啊,里里外外省了一個億啊。
  
  只不過穿越后一直沒啥機會,除了美旦享受過幾頓美食,眼前這幾個漂亮小姑娘,是第二批次的。
  
  光顧著當老大帶小弟們砍人搶地盤了,哪兒有空這么悠哉悠哉?
  
  煤爐有一排,除了蒸籠、煎鍋之外,還有大鐵鍋,能用來炒大鍋菜。
  
  再旁邊一點,則是堆了不少竹炭、柳炭,有一只個頭很大的鐵架烤爐,里面烤的是魚。
  
  刺很少,因為是鰻魚。
  
  確切點說,是鰻鱺。
  
  烤完之后,再上鐵盤燉燒,本就焦香的烤鰻鱺,這時候稍微有點糖來提鮮,撒一點醬油和鹽,就是非常的好吃。
  
  倘若講究點,搞幾朵發泡起來的干木耳、干香菇,那更是絕妙非凡。
  
  鮮味、香味很能刺激味蕾,搞一罐冰鎮啤酒,那真是一邊吃一邊槍斃自己老婆都不心疼。
  
  “烹個雞兒?”
  
  “閉嘴。”
  
  明明是臟話,可不知道為什么,從蔡國白蓮花嘴里說出來,李專員差點就硬了起來。
  
  雞也有,很簡單的雞湯,只是加了筍干、枸杞、菌菇干,然后又只是從早上燉到了晚上。
  
  湯,可以用來吃面。
  
  眼前四個漂亮小姐姐,有四個是公主,但公主沒吃過面。
  
  “真可憐啊。”
  
  李專員不由得地搖了搖頭,很同情。
  
  就這幫公主的伙食,還真未必有沙縣大酒店來得快活。
  
  盡管她們平日里的食材,可以用很好很棒很完美的。
  
  “這是何……”
  
  “閉嘴。食不言,寢不語。”
  
  “哦。”
  
  蔡國小公舉頓時低著頭,然后又眼睛放著光,開始戳著特制的烤鰻鱺。
  
  這樣做鰻鱺,其實有點浪費,用紅燒肉的方法來做,其實更適合,肉質鮮嫩不說,可以說入口即化,還沒有腥味。
  
  但這樣做吃的就算是口味,美中不足,就是沒有辣椒。
  
  盡管也有辣味替代品,但辣椒才是注入靈魂的秘寶。
  
  四個公主,兩個大肚婆,一個有點沒心沒肺,一個新來的,則是小心翼翼地一言不發,只是低頭吃著東西。
  
  隨國公主看來跟她爹不一樣,不是個隨便的人。
  
  很好。
  
  李專員現在最怕的,就是昂首挺胸而入,兩股戰戰而出。
  
  想他虎背熊腰天生神力,已經翻了兩次車了,再來一次,大概是真要英年早逝。
  
  大概還是憋不住,蔡國小公舉忽閃忽閃著一雙大眼睛,直愣愣地看著李解。
  
  被看得實在是受不了了,李解無奈地嘆了口氣:“你想說什么,說吧。”
  
  “君子為何今日要做烹者?”
  
  “沒事干,正好測試一下新出品的炊具。”
  
  說著,又鏟了一下煎餃,裝盤之后,端到了隨國公主桌前。
  
  這位公主有些靦腆,臉微微一紅,然后微微頷首,便是道謝。
  
  她其實并非不想說話,只是聽不太懂李解在說什么,偶爾明白了幾個詞,組合在一起,又是徹底懵了。
  
  看著蔡芙跟李解在那里嘰嘰喳喳,她頓時覺得很新奇,蔡芙明明是蔡人,跟李解交流,竟然這么流暢。
  
  “那也可以讓別的烹者來做啊。”
  
  蔡芙笑得有點雞賊,掩嘴斜看李解,“我在新蔡,聞孕婦口味多變,君子倒是真有君子之義。”
  
  “難道我李某人就是正義的化身,還用你來提醒?”
  
  一言既出,原本還有點靦腆的隨國公主,頓時哧哧地笑,只是大概覺得不好意思,又含羞低頭,慢慢地吃著身前的佳肴。
  
  “噢!君子適才那句話,聽懂了?”
  
  一驚一乍間,蔡國小公舉很是佩服,對隨姬道,“姐姐甚是聰慧。”
  
  “過譽。”
  
  見李解正在打量隨國公主,“小桃花姬”心頭頓時泛起不快,秀眉微蹙,手指竟然敲了敲桌:“湯羹何在?”
  
  
真人街机捕鱼官网 今晚篮球比赛 股票投资交流平台 大地棋牌app官方下载 手机开户炒股 湖南幸运赛车爱彩人彩票网 陕西体彩高频11选五一定牛 网上什么可以赚钱 龙江彩票p62 经典 精选单双中特 优乐江西麻将辅助器ios 德甲积分 体彩幸运赛车开奖号码 北京pk拾彩票网官网APP下载 微信小程序捕鱼 麻将手机版下载 今日股票大盘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