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曠世秦門 > 第三百二十三章 開幕

第三百二十三章 開幕


  “你想做什么?不關她的事。”秦澤聞言心中焦急,當即扯住慕容芷月手腕。由于心急,力道稍稍大了些。
  后者轉過身,微微皺眉,臉上流露出痛苦的表情:“你弄疼我了。”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秦澤感到有些不適,他放開手,口中沉聲道:“秦門與皇室再深的仇怨,與她并無關系,何必難為她?”
  “難為?這位師弟好像說笑了,大家都是仙府弟子,雖然不是同門,但也同是六大仙府門下,怎會說出難為一詞。”慕容芷月一臉的無辜,似乎方才的話,并非是從她口中說出。
  “那你剛才那句話,到底是什么意思?”秦澤焦急,恨不得鉆進她的腦袋里,看看里面究竟裝了些什么。
  慕容芷月輕笑一聲,緊接著便道:“沒什么意思,張羽林的殺父之仇,本想報在你身上。不過看起來,你在昆侖人員不錯,救人一命,自然也需要付出些代價。既然你不愿付出,那換個當事人,也是可以的,不是嗎?”
  話說到這個份兒上,秦澤哪里還不清楚慕容芷月的想法?她這是讓張羽林,在會武上對羅玥痛下殺手啊!
  秦澤的雙拳逐漸握緊,他雙眼通紅,一股怒氣噴涌而上,直沖天靈。
  充滿了血絲的雙眼,冷冷看著慕容芷月,這個年少時,自己曾驚為天人的少女。此時此刻,看起來卻是如蛇蝎般毒物。
  感受到秦澤滔天的殺意,慕容芷月竟是笑出了聲,她轉過身,緩步走到秦澤跟前,低聲耳語道:“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說你是邪教的妖魔,又有誰不會信呢?”
  話音剛落,秦澤眉心處的紫金羽火登時出現,天地靈氣頃刻之間匯聚一處。
  紫黑色的烈焰在秦澤周身游蕩,仿佛隨時都會講慕容芷月吞噬一般。然而后者在這烈焰跟前,渾然不懼,十分冷靜:“你越是憤怒,便越像是個邪魔。此地上百雙眼睛盯著你,倘若我現在少了半根汗毛,你便會被當做妖邪,死無葬身之地。你的家族,秦門,也會被司隸鐵騎踏為灰燼!”
  秦澤聞言渾身一震,當即將紫炎收了回去。慕容芷月所言非虛,自己若是在會武前傷人,恐怕難免要被這些所謂的正道之人,推上風口浪尖。秦門也會因為自己的魯莽而遭大難。
  權衡之下,他最終還是放棄了對慕容芷月動手的念頭,只是冷眼看著慕容芷月,口中沉聲道:“倘若羅玥有事,我定踏平司隸。”
  慕容芷月嘴角上揚,與秦澤附耳道:“我從未動她分毫,即便出了意外,也與我無關,不是嗎?”
  說道此處,暴怒的秦澤再也無法忍耐內心的憤怒,只見一道寒芒閃過,腰間青崖長劍登時出竅,冰冷的劍鋒朝著慕容芷月的脖頸架去。
  “住手!”
  普空大喝一聲,只見一道金色華光閃過,秦澤只感覺虎口一陣發麻,手中青崖長劍幾乎隨時都會脫手一般。
  他憤怒地朝著普空望去,后者卻是念了聲佛號,輕聲道:“阿彌陀佛,會武之外,不得私斗。”
  慕容紫月的眉毛微微上挑,十分輕蔑地看了秦澤一眼,便朝著劍冢人群出走去。
  秦澤心中煩悶,又被普空呵止,想到昨晚圓覺曾說過的話,不由朝著普空道:“大師倒是慈悲為懷,倘若有人在會武時下重手,傷人性命,又當如何?”
  “阿彌陀佛,倘若當真出現意外,自然會受到應有的懲罰。還望……”
  “恐怕為時已晚!”普空的話剛說了一半,便被秦澤粗暴打斷:“圓覺承諾,當真一文不值么?”
  這一句話,秦澤倒是沒有直接道出,而是通過靈識朝普空傳音。后者聽得圓覺二字,身子明顯有一絲震動。不過這震動極其微小,可以忽略不計。他朝著秦澤微微施禮,沉聲道:“出家人不打誑語,施主,請稍安。”
  稍安?這讓秦澤如何稍安?但凡關系到羅玥,便不能使他定下心來。他不希望,多年前筑水之畔的悲劇再次發生。
  然而,在眾目睽睽之下,方才的舉動已經被許多人察覺到。倘若繼續不依不饒,恐怕對羅玥對自己,都會有一些影響。
  想到此處,秦澤便朝普空拱了拱手,輕聲道了句謝,便徑直離去。
  紫眸見秦澤回來,臉色十分難看,便當即傳音問道:“方才看你與那女子似乎起了些沖突,發生何事了?”
  “能聯系上敖義嗎?”
  以紫眸對秦澤的了解,他輕易是不會依賴他人的,此言一出,紫眸瞬間便了解了事態的嚴重性:“短時間聯系不上,不過若是有需求,還是可以試試的。”
  秦澤點了點頭,心中有了計較,便與紫眸道:“倘若出現意外,想要全身而退,恐怕不是易事,抱歉,連累你了。”
  “哪里的話,若不是你,我與琉璃恐怕到現在還待在那鎮妖塔內。放心,除了敖義,還有其他助力。無論如何,我會保你無恙。”
  “還有助力?”秦澤微微皺眉,這島上與他相識的,只有凰琊的幾人,倘若真車上關系,劍冢的林長天倒也能算一個。不過按照現在的情況來看,林長天似乎不太可能為自己冒死,凰琊的幾位除了風吹雨,其他的也不會為自己做太多犧牲。但若羅玥有事,他們自然也不會袖手旁觀便是了。
  除此之外,哪里還有什么助力?
  紫眸笑了笑,輕聲道:“放心,有個老朋友,已經做出了回應。你且放手去做,之后的事,可交付與我。”
  秦澤聞言,不由深深看了紫眸一眼,旋即鄭重點頭。此時此刻,過多的言語,似乎已經沒有必要了。
  琉璃蹭了蹭秦澤的下擺,眼中流露著堅毅,似乎想要告訴秦澤,自己的心意。雖然能夠言語,但此地仙府中人眾多,口出人言恐怕不是一件明智之舉。
  “諸位,會武第三輪第一陣。昆侖秦澤與劍冢洪玉。請二位上中央戰臺!”
真人街机捕鱼官网 麻将新手详细教学 老版吉祥棋牌下载安装 博彩网 捕鱼达人4破解版单机 有信誉的棋牌 龙江福利彩票36选7 大智慧股票在线 兼职赚钱网 捕鱼游戏哪个好玩 海南4 1开奖时间 美人捕鱼游戏 大众麻将玩法怎么胡 那只股票最近会大涨 麻将连连看上海攻略 股票融资如何操作 国际棋牌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