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白蛇修仙傳 > 第645章:‘險勝’

第645章:‘險勝’


  “中計了......”金元子淡淡自語一聲。
  站在他身邊的唯一一個女性蟲族修士附和道:“他太大意了,居然還放言讓那蛇妖三招,不過寶意不會有事。”
  “我知道。”金元子笑著說。
  “我很好奇,那梅蘇兒所施展的這一招劍訣究竟是什么,居然能夠封閉人的五覺。”女性蟲族說。
  “我也很好奇,寶意該如何破局。”金元子說。
  ......
  ......
  此時。
  寶意五覺被禁。
  但他在這種詭異的狀態下卻沒有慌亂,反倒顯得淡定而瘋狂,似乎這樣的戰斗他沒有經歷過,也因為他很清楚,即便自己就這樣站著讓梅蘇兒砍,她也砍不死自己,故此,寶意非常享受這種從未經歷的過戰斗過程。
  梅蘇兒隱晦的勾起嘴角,機會來了!
  前兩招只是為了這一擊而做出的鋪墊,為了讓寶意完全大意下來,梅蘇兒浪費了兩次主動進攻的機會,為的就是在這一刻偽造一個誤殺現場,讓金元子他們認為是因為寶意太過大意,所以才被自己用‘唯一的底牌’斬殺致死。
  所以,梅蘇兒必須要在這一刻施展出一招強大的攻擊手段,而這個手段則會給金元子他們造成一個感官和感知上的錯覺。誤以為這是自己最強的底牌。
  從而不會因為自己殺了寶意,而臨時改變主意,直接出手鎮殺自己。
  可謂一舉兩得。
  于是,就在寶意身中大恐懼劍的下一秒,梅蘇兒閃身來到了金光結界之外。
  不,應該說是,在命運修改之下,寶意很輕易的中了這招大恐懼劍!
  若非如此,以寶意的實力,大恐懼劍根本不會對他奏效。
  然后,梅蘇兒抬起空著的左手,用食指指向寶意的頭顱。
  似乎在凝聚某種極強的殺招,就連梅蘇兒的額頭上都滲出層層細汗,不僅如此,仿佛這一招的消耗和反噬太強,以至于梅蘇兒的身子都晃了三晃,嘴角也溢出了一大片血水。
  金元子和承劍宗眾人都看到了這一幕,然而金元子還是沒有出手阻攔,在大恐懼劍之下的寶意更是對此毫不知情。
  就在此刻,梅蘇兒二話不說,使出吃奶的力氣將真元指透出體外,豁然間,整個地下蟲巢出現了一大片金芒,暴躁的未知能量凝聚成一道極細的氣刃,瞬間便抵達寶意眉心。
  而由于這一招似乎還存在后坐力,只見,梅蘇兒整個人都在真元指激射出去的同時,受到反震之力直接倒飛出去,又是一道優美的血線劃過半空,再次被自己重傷。
  不難看出,梅蘇兒的戲很足。
  下一刻,寶意的整個腦袋被這一道金光當場洞穿,就連匍匐在寶意大腦之上的一只蟲族也被真元指擊中,當場四分五裂,魂飛魄散。
  沉默!
  金元子和僅剩的兩個蟲族已經目瞪口呆。
  蒙懂和連余生再次相視一眼,眼中盡是古怪之意,因為二人都發現,這一招,梅蘇兒似乎并未用出全力!
  尤其是連余生,前不久,梅蘇兒就是用這招擊敗他的,可當時,這一招的威力簡直強的離譜,而此時卻不然,也就是說,梅蘇兒居然在這種情況下還在藏拙!
  但詭異的是,即便如此,那寶意還是死了?
  怎么可能!
  連余生激動的想道。
  而承劍宗六人更是心猿意馬起來,他們怎么都沒想到,梅蘇兒一個看上去弱不禁風的女子,竟能在重傷之后還有斬殺寶意的實力,要知道,寶意的修為可要比梅蘇兒高出太多了。
  其中,丁策卻高興不起來,因為梅蘇兒所表現出的實力越強,他就越擔心會招來梅蘇兒的報復。
  于是,丁策暗自有了決定,此時的梅蘇兒已經受到了極嚴重的傷,如果能夠成功從這里逃走,他絕對不會讓梅蘇兒有活下去的機會。
  ......
  ......
  這個時候,梅蘇兒整個人都癱在了半空之中,顯得極為虛弱不堪。
  似乎只要再經歷一場不那么激烈的戰斗,她都有很能會死,如果在這個時候派出一位修為最低的人和她進行最后一場斗法,恐怕梅蘇兒也會敗下陣來。
  只是......
  寶意這該死的居然就這樣去了?
  這讓金元子有些無法相信,但事實就在眼前,即便梅蘇兒的真正實力不強,但也經不起對手太過大意啊?更何況,沒人想到,她居然還藏著一手如此古怪的底牌。
  那一指金光究竟是什么?
  想著,金元子看向梅蘇兒:“那是什么?”似乎并沒有追究梅蘇兒殺死寶意的打算。
  由此便能看出,金元子并不知道什么是‘功德’。
  沒錯,梅蘇兒所施展的真元指中所蘊含的不僅是元神之力,而且還有不少功德之氣。
  故此,才能如此輕松的越級殺死寶意。
  當然,如果寶意不那么大意,想來這一記真元指他不僅能夠輕易躲過,甚至這場戰斗梅蘇兒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輕易拿下。
  梅蘇兒吃力的站起身,然后拄著自己的劍,弓著身子側頭看向金元子:“既然看出來何必還要問。”她虛弱的說。
  “看得出,你施展出這招底牌后對你的身體狀況造成了極大的負面影響,看來今日之局是我贏了。”金元子笑道。
  “不,最后一場斗法都還沒開始,你又怎么知道我會輸?你就這么小瞧我?還是說,你們蟲族都和寶意一樣,看不起自己的對手?不妨告訴你,小看敵人的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死,所以蟲族始終都是蟲族,永遠都無法證道。”梅蘇兒一字一句的說。
  金元子的面色卻越來越難看。
  “既然想死,我成全你。”說著,他看向其余二人中的一個年輕漢子。
  漢子點頭示意,就這樣,赤手空拳的出現在了梅蘇兒面前。
  這時,又聽金元子開口道:“能打敗他,我履行承諾,放你們其中一人離開,如果你輸了,那么你們所有人都會死,不,除了你,所有人都得死!”
  梅蘇兒卻暗自在心中狂笑起來。
  這不在她的計劃之內,卻是大大出乎了她的意料。
  因為這金元子派出的最后一人,竟是他們僅剩的三人中最后一位散仙初期的蟲族修士!
  計劃成功了!
  這就是梅蘇兒的完整計劃。
  在三場斗法中,殺死其中三個實力較弱的蟲族,跟著施展出自己最強大的底牌‘使用本命靈寶化身黑色梅蘇兒’,然后直接對金元子和另一位修為也達到了玄仙境界的修士出手。
  同時,梅蘇兒會想辦法毀掉,或者搶走那四座控制蒙懂他們的發射器裝置,一并對付僅剩的最后二人!
  
真人街机捕鱼官网 股票配资平台排行 什么是股票指数期货 投注站 一肖平特规律 股票行情走势 福彩三地走势图带连线 11选5走势图定牛辽宁 内蒙古十一选五任五走势图手机版 海立通配资 广西双彩24选7的走势图 文商期货配资网 七星直播现场直播今天 青海体彩十一选五最新开奖 湖南幸运赛车现在还有没有 上海11选5走势图定牛 股票配资 牛市快讯每天推送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