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白蛇修仙傳 > 第534章:被賣

第534章:被賣

    來了!
  
      離開這里的機會終于來了!
  
      梅蘇兒知道,這一切都是他們安排好的一場戲,所以自己只需要配合他們便好。
  
      于是,梅蘇兒站起身,看向面前的長發男子。
  
      “我知道你對飛升后的上界有很多疑惑,的確,這里并不像下界記載中的那般美好,所以......”說著,覆海看了眼梅蘇兒身邊的飛靈,同時對二人道。
  
      “所以我不會回答你們任何問題,而你們也只有兩個選擇,第一,被賣去萬獸城為妾,第二,去做奴隸。”覆海說。
  
      梅蘇兒和飛靈相視一眼。
  
      飛靈剛準備叫囂,梅蘇兒先她一步將其攔住。
  
      然后看向覆海,直言說了:“我知道我們沒有第三個選擇,所以我們愿意去做奴隸。”
  
      覆海一怔:“不掙扎一下?”
  
      梅蘇兒面無表情:“有用嗎?”
  
      覆海笑了,旋即將兩道禁制打在梅蘇兒和飛靈身上,又自乾坤戒中拿出兩幅手鐐丟給二人:“自己戴好。”
  
      ......
  
      被禁制和刻畫有符文的鐵索束縛,覆海仿佛牽狗一樣,拽著鎖鏈末端,拉著梅蘇兒和飛靈離開了這間牢房,離開了接引城。
  
      待來到天德城南門,覆海將二人交給了監管奴隸的裁決殿執事,然后離開。
  
      這可是剛剛自下界飛升而來的奴隸,修為也都達到了散仙,因此,梅蘇兒和飛靈被關進了一座鐵籠內,與那些被群壓在一起的奴隸隔絕開來,顯得極為突兀惹眼。
  
      做完這一切,那一臉冷漠的中年執事直接在關押梅蘇兒的這座鐵籠上貼了一張告示,不,應該說是貼了一張價簽,上面寫著,散仙境妖修售價一枚上品靈石,散仙境人族女修售價一枚上品靈石。
  
      這個價格是裁決殿制定的,購買一壯年凡人奴隸只需一兩黃金,購買一位金丹期修士則需要一枚下品靈石,神海境十枚下品靈石,歸元境一枚中品靈石,也既是一百下品靈石,渡劫需要十枚中品靈石。
  
      在上界的天德城商會還擁有貨幣兌換的制度,凡人甚至可以用金錢去購買靈石,但價格卻極高,一千兩黃金只能兌換一枚下品靈石。
  
      由此可見,奴隸是多么廉價的勞動力,一枚下品靈石便足以買下一千凡人奴隸,而且還是壯年,這無疑是可怕的,更能看出,上界的人口數量究竟龐大到了何種地步,繁衍速度究竟快到了何種地步。
  
      但如果要在天德城外的其他區域買賣奴隸,價格會低得多,但奴隸的質量也會下降很多,大多數都身患隱疾。
  
      此時的南門城外,在那高大的鐵墻之下已經人滿為患,仿佛趕集一般,一到清晨,這里總會被拉來一批又一批的新奴隸,共那些凡人世家和修真世家,以及勢力和宗門挑選購買,用于發展天德城的整體實力。
  
      此時,當關押梅蘇兒和飛靈的鐵籠上已經貼上了售賣價格,那些個來此購買奴隸的九洲人頓時擠了過來,將這里圍了個水泄不通。
  
      實在是那白衣少女的相貌和氣質太過惹眼,瞧瞧那一身干凈得體的白衣,瞧瞧那細膩白嫩的皮膚,這哪里像是奴隸?買回去當自己老婆起不是更好?而那黑衣少女也很出彩,眾人不由紛紛叫嚷著要買下這二人,甚至有人在抬價。
  
      場面頓時一度混亂,從買賣奴隸變成了拍賣會。
  
      見狀,梅蘇兒倒是顯得還算平靜,但飛靈卻不干了,一臉氣急敗壞的指著籠外下方的那群男人開始破口大罵。
  
      中年執事一臉淡漠,他往前走出幾步,來到叫喊的眾人面前,直接接過了距離他最近的一個大漢手中的兩枚上品靈石,旋即看向其余人道:“都散了。”同時,身上放出一絲靈壓。
  
      冷冷的說了這么一句,眾人紛紛閉口,滿臉冒汗,不敢再繼續圍觀,便一臉懊惱的離開。
  
      之后,那虬髯大漢拽著鐵鏈,將梅蘇兒和飛靈帶走了。
  
      一路上,大漢沒有開口說一句話,直至將二女帶上一座小型法舟,便朝西面揚長離去。
  
      法舟在云層中破風極掠,梅蘇兒和飛靈沉默無語,而那大漢則站在法舟前倉,操控著他面前的一座座小型陣法,背對著二人自始至終都沒有說話。
  
      梅蘇兒早在那大漢和執事交易靈石期間偷窺了他的命運片段。
  
      這人的出現也非偶然,定是那名叫王洪章的首座特意安排買下自己二人的嘍,因為梅蘇兒已經知道,大漢的任務只是帶自己二人去一個名叫九龍城的地方,之后他便會離開。
  
      九龍城距離天德城極遠,竟足足需要行駛三萬余里的路途才能抵達,而即便如此,這九龍城依舊距離南部邊境有著很遠的距離。
  
      這里的氣候極為古怪。
  
      直至正午時分,當法舟落在九龍城外,梅蘇兒所看到的竟是一副烈陽灼日的場景。
  
      三萬里外的天德城還是春天,這里就已經是炎夏了,這也太匪夷所思了。
  
      能夠看到的是,在這座還未建成的城池范圍內,仿佛空間都被融化一般,所有在這座城中干活的凡人和修士都光著膀子渾身大汗,城池內外的土地也都被曬得皸裂,甚至看不到一株綠植。
  
      而此時,大汗已經帶著二人下了法舟,當所有在城外堆砌城墻的奴隸看到和他們一樣被鎖鏈束縛的梅蘇兒和飛靈后,他們并沒有顯得很驚訝,也沒有被二人的相貌和氣質吸引,因為他們已經沒有這個心思、沒有力氣去欣賞美好事物,便只是看了來人一眼,然后小心翼翼繼續干活,生怕被那些工頭看到,對他們行刑施暴。
  
      但反觀那些工頭,他們看著二女的眼神都已經直了。
  
      甚至有一些人已經決定要如何對待這新來的兩位年輕貌美的女奴隸。
  
      梅蘇兒厭惡的撇過目光,被大漢牽著鎖鏈帶入城內。
  
      她身旁的飛靈卻緊緊貼著梅蘇兒,顯得非常害怕。
  
      這是一座正在新建的城池。
  
      之所以名為九龍,其一,是因為這座城的中心位置已經有一座巨大的雕像拔地而起。
  
      這座石雕人身人首,但頭頂卻有九具蛇頭。
  
      其二,城主名為赤九龍。
  
      那石雕正是城主的法相金身。
  
      故此,這座城便起名為九龍。
  
      這些訊息梅蘇兒已經通過大漢的命運片段完全掌握。
  
      此時,她和飛靈已經被送去了一處露天雜役房。
  
      簡陋的房內,當那相貌年輕的管事看到被送來的兩名新奴隸后,當場就愣住了。
  
      散仙境?
  
      這容貌和氣質也太好了吧,沒搞錯吧?
  
      他心中疑惑一聲,然后看向大漢:“你確定這兩人是你送來的奴隸?”
真人街机捕鱼官网 炒股模拟app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漏洞 江苏十一选五中奖技巧 大丰收配资 手机正规赢钱棋牌游戏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表图2 三肖选一肖一码 外盘期货配资骗 快三开奖结果湖北 美东二分彩是官网开奖吗 河内时时彩官网开奖 湖北十一选五一定牛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2号 股票投资风险 江苏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分布图 聚众赌博拘留多少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