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白蛇修仙傳 > 第288章:和江木郎的談話

第288章:和江木郎的談話

    子夜的五青山比之水鏡山更加驚艷、美輪美奐。
  
      中島外一環商業區更是繽紛瑰麗,鑲嵌在飛檐房梁上的無數螢石散發柔和白光,映照著四周山林,美極了。
  
      中島上很安靜,卷卷和青十三坐在山坡上跑了跑去,不知道在干嘛。
  
      青九一到夜里會再次現出原形,變回那小小螭吻,爬在樹梢四顧張望,顯得很傻。
  
      江木郎依舊坐在樹下的竹椅上,一臉生無可戀地抖腿。
  
      這個時候。
  
      梅蘇兒和塵青綾忽然出現。
  
      見二女一頭長發濕漉漉披在肩上,江木郎一呆。
  
      心中暗嘆,這也太美了吧?
  
      然后便是一怔,目光停留在塵青綾身上。
  
      那是功德?
  
      而且她整個人看上去都不大一樣了。
  
      似乎多了一種仙氣,少了七分妖氣。
  
      想著,不由瞥向梅蘇兒,心中暗道,莫非這就是仙道?
  
      塵青綾知道二人有很重要的事要談,便捏了捏梅蘇兒的小手,然后一臉害羞去蕩秋千了。
  
      “兄長。”梅蘇兒坐在江木郎身邊微笑見禮。
  
      江木郎顯得頗有興致,仰著臉打量著梅蘇兒。
  
      不知為何,心中忽然大為得意。
  
      塵青綾稱呼自己哥哥,梅蘇兒稱呼自己兄長,夫復何求?
  
      嘿嘿。
  
      “多日不見,你變化可真大。”他說。
  
      見江木郎還是這幅紈绔嘴臉,梅蘇兒有些恍如隔世。
  
      記得第一次見他時,他就是這幅模樣,還將自己好一通吐槽,若非他修為極高,恐怕他已經被自己斬于劍下。
  
      后得知這家伙竟是青仙宗的宗主,這并未出乎梅蘇兒的意料,但卻有些大跌眼鏡。
  
      相處過后,她反而覺得,江木郎的性格很好,到是跟自己挺合得來,后來,他又親自傳授自己青仙宗傳承神通,勢必要和自己聯手去抗衡那神秘老者無名,以至于那段時間的修煉轉眼即逝,匆匆已去十年,對自己可謂是花了一番心思。
  
      江木郎是一個有話說話的敞亮人,哪怕是對付無名,他都跟自己說的明明白白。
  
      有這樣一位朋友,說實話,梅蘇兒覺得很知足。
  
      如今,自己一句話,這家伙又從皓月洲不遠萬里跑來中洲。
  
      要不是這里是一個能夠修真的世界,恐怕梅蘇兒還以為江木郎在追求自己。
  
      見梅蘇兒有些恍神,江木郎也不著急,靜靜看著她。
  
      心中是再次暗驚,還好本掌門道心堅定,不然遲早要毀在這兩個妖孽手里。
  
      皓月天尊,福佑我吧
  
      他如是心道。
  
      半晌。
  
      梅蘇兒歪著頭問“你盯著我做什么?”
  
      “等你說話嘍。”江木郎隨口說道。
  
      “哦。”
  
      “我的白玉簪被人給搶走了”梅蘇兒垂頭喪氣地說。
  
      “你懷疑是他?”江木郎正色。
  
      “不敢肯定,但也不代表不會是他。”
  
      “如果另有其人的話,這個人恐怕也不簡單。”梅蘇兒說。
  
      “有件事你肯能還不知道。”
  
      “你那白玉簪很可能真的是九陽宗的天心劍之一。”江木郎道。
  
      “這點我有猜到過,但我并未發現簪子有何特殊之處。”梅蘇兒回答。
  
      “這不重要。”
  
      “所以我想告訴你一件事,這件事和白玉簪被搶應該有些許聯系。”江木郎道。
  
      聞言,梅蘇兒好奇看他,什么事能和自己的白玉簪有聯系?難道九陽宗那邊出事了?
  
      應該不會啊,木南珍一行四人此時正在山中,看其模樣似乎格外悠閑,也就是說,他們此來的目的并非白玉簪。
  
      梅蘇兒怎么可能將這件事和九洲發生的事聯系在一起,她根本就不知道九洲那邊正在上演一場幾萬年以來都未曾出現過的大戰,而且這一戰還是以少敵多,更夸張的是人少的這方還占據了上峰。
  
      直到江木郎將最近有關于九洲的事全部告訴梅蘇兒后,她是徹底呆住了。
  
      “你的意思是,小幽得到了九陽宗老祖的傳承,是他利用神通搶走了我的簪子?”梅蘇兒驚詫問道。
  
      “白玉簪本就是九把天心劍中,唯一一把五行屬火的至寶,小幽得到九陽天尊的真火傳承后如果能擁有此劍,實力定當翻倍,所以這只是我的一個猜測而已,這個猜測方向的確沒錯。”江木郎道。
  
      “等等。”
  
      “有一個問題你一直在回避我,小幽去九洲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梅蘇兒極為嚴肅地看著他問。
  
      “我的確知道他要做什么,但我答應過他,會替他保密。”江木郎同樣認真地看著她。
  
      聞言,梅蘇兒沉默了。
  
      她思考了很長時間。
  
      然后,忽然抬頭看向江木郎,質問“我早已猜到小幽叛逃九洲究竟是要去做什么,這么說,小幽臥底九洲并非是青仙宗的決定,而是他自己的選擇?”
  
      “無可奉告。”江木郎的回答沒有絲毫猶豫。
  
      而這話落在梅蘇兒耳里卻別有意味。
  
      江木郎明顯知道小幽在九洲究竟在做什么,但他卻不說,這是不是可以理解為,二人早已達成某種共識?所以,他們兩人之間的關系并不那么簡單?
  
      他們究竟在搞什么?
  
      既然如此,你為何又猜忌他,說他搶走了白玉簪?不過話說回來,江木郎也是就事論事,根據他的描述,白玉簪有很大的可能就是被小幽奪了去,可他為什么要這樣做的?這沒有理由啊!
  
      她根本不相信小幽會搶自己的東西?
  
      這也太詭異了些
  
      梅蘇兒很頭疼。
  
      于是不想再討論這個話題。
  
      江木郎剛剛的那些話中,梅蘇兒聽到了很多不可置信的訊息。
  
      小幽以一人之力滅了天英湖無數大能,旁白大師兄他們竟然也去了九洲,目的是為了帶二師兄寧聞,和望月峰的一位師伯回來。
  
      同時,小幽和旁白他們還有聯絡,而小幽卻是在九洲搞風搞雨。
  
      最重要的是,小幽獲得了九陽天尊的傳承。
  
      而白玉簪又是九陽宗至寶。
  
      這些事看似聯系緊密,實則卻透著一股說不出的古怪。
  
      這其中有一個關鍵,只要找到這處關鍵所在,便能夠找到答案。
  
      而這個關鍵很可能是一件事,或者一件物飾,又或者是一個人。
  
      但如何去找,卻又是一件無從下手的事。
  
      梅蘇兒如今抽不開身,如果可以的話,她會毫不猶豫趕往九洲,調查這些事,找出答案。
  
      因為她有種感覺,雖然自己是身外人,可她就覺得這些事和她始終都會扯上關系,如果拖得越久,很可能對自己會越發不利。
  
      她甚至下意識覺得,這些事會將無名給引出來。
  
      想到這,梅蘇兒忽然看向江木郎的眉心。
  
      但也只是看了一眼,她又收回目光,稍顯失落。
  
      因為江木郎的命運已然混沌一片,根本無法通過命運線去看到他未來甚至過去的所有命運片段。
  
      。
真人街机捕鱼官网 福建22选5开奖查询 青海十一选五平台 股票板块k线图 快乐10分任选5能中多少钱 腾讯分分彩开奖网网址 上海天天彩选4第320期开奖号码 网上的极速快3是否合法 股票融资工具_杨方配资平台 山西快乐10分什么时 跌破发行价的股票 吉林十一选五最新走势 掌柜配资 广东今天36选7开奖结 股票发行价格在哪看 大发快三点数预测 海南橡胶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