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白蛇修仙傳 > 第287章:白蛇、青蛇

第287章:白蛇、青蛇

    小幽沒有廢話,將大蛇琉璃自氣海中取出直接丟了過去。
  
      “我越來越欣賞你了。”云衣看著他老神在在地說。
  
      小幽很快恢復情緒。
  
      繼續擺出一副邪邪笑臉。
  
      “我很好奇,以你目前的境界,不知道是你強還是我強。”小幽問。
  
      “無需好奇,只要我愿意,你馬上就會死。”云衣回答。
  
      小幽點頭,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
  
      果然如他猜測那般,這人的修為雖然不如他,但若要對付自己,恐怕會很輕松。
  
      于是。
  
      小幽不再逗留,離開前,留下一句話,有緣再見。
  
      云衣沒有多言,轉身,朝另一方向御劍慢慢飛去。
  
      天英圣水被搶,天英修士被斬殺殆盡,存活下來的大能還不過一千之數。
  
      這一消息很快便在九洲傳開。
  
      不過多時,又有消息傳來。
  
      天沖梅山遭五人襲擊,那處空間禁制即將被打破,于是,天沖山派出所有修真者,勢必要將來人留在九洲。
  
      這一僵持便是整整半日之久。
  
      而就在這時候。
  
      天沖山后方空虛。
  
      竟又被人鉆了孔子。
  
      小幽直搗黃龍,一把火將天沖山燒了個一干二凈。
  
      因此。
  
      九洲被徹底激怒。
  
      他們竟是開啟了‘九洲大陣’。
  
      九洲九國以九星方位開辟并建立人類文明,占據整個南部九洲,并耗時千年時間,布置了九座能夠起到連攜作用的護山大陣。
  
      九座陣法一旦開啟,整個九洲便會與外界完全隔絕,進出不得。
  
      可謂恐怖如斯,強悍無比。
  
      只是誰都沒想到,這一次,九洲發生的這三起事件竟是能讓九國一致通過開啟這座數萬年都未曾開啟過的九洲大陣。
  
      如此一來,就連那些正準備趕往五青山的九洲修士也無法在此時離去。
  
      可見,九洲已然憤怒,不可能讓那些皓月洲修士從這里踏出一步。
  
      如此,旁白五人、小幽、云衣、包括困在梅山河底的皓月洲修真者,便全部被困在了九洲。
  
      此時。
  
      云衣落在一座山頭,望著天穹之上的那座陣法結界,頗為無語。
  
      “多少年了,還是這套把戲。”自語一聲。
  
      云衣踏劍,朝距離他最近的天蓬嶺飛去。
  
      中洲,五青山。
  
      江木郎和塵青綾終于來到中島。
  
      二人剛一出現。
  
      整個中島便安靜下來。
  
      所有妖獸皆望著那白衣少年和青衣少女,大感好奇。
  
      這一人一妖的組合頗為少見,讓眾妖是不由來了興趣。
  
      卷卷和青十三站在一起,咬耳議論不絕。
  
      青九和葉千一眾妖獸站在山坡上,看看二人又看看梅蘇兒,不知他們有什么關系。
  
      古樹下。
  
      梅蘇兒望著江木郎身邊的那名青衣少女,竟是呆住了。
  
      因為她在少女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少女是那般干凈純潔,就仿佛一塊毫無雜質的青玉,她的那雙眸子更是清澈無比,是那樣的單純。
  
      就像是從未被污染過的一道青綾,只是看一眼,便不會忘記。
  
      讓梅蘇兒是喜愛的緊。
  
      待二人來到她身前。
  
      江木郎沒拿自己當外人,竟是往梅蘇兒的那張竹椅上大模大樣一座,好一派指點江山的架勢。
  
      周圍眾妖獸都看呆了。
  
      本想上前喝止,但見蛇王都沒有開口,他們便不敢多言。
  
      而是在揣測,那白衣少年究竟是何人?竟和蛇王的關系如此之好。
  
      難道是她的姘頭?
  
      咳咳,這個想法不該有。
  
      不少妖獸縮了縮脖子,打消了這個念頭。
  
      人類和妖獸怎么可能產生感情呢?
  
      這不作孽嗎?
  
      塵青綾呆呆望著梅蘇兒,一瞬間便回想起了第一次見到她時的那副畫面。
  
      就在那靈蛇道堂后院中的石桌上,梅蘇兒變成了一條小白蛇。
  
      這是塵青綾第一次見到她的場景。
  
      塵青綾更是激動地想道,原來江木郎帶她來見的人,果然就是曾經的白蛇姐姐。
  
      只是她怎么都沒想到,如今的白蛇姐姐真是好大的本事,不但修為如此之高,而且還能在這五青山中擁有如此地位,甚至開辟出了一個新的修真流派。
  
      她實在是太厲害了。
  
      于是乎,塵青綾對梅蘇兒是更加崇拜佩服起來。
  
      “你叫什么名字?”梅蘇兒忽然輕聲問,顯得也有些激動。
  
      她自然知道面前的青衣少女究竟是誰。
  
      只是沒想到,江木郎居然干出了這樣的事。
  
      他竟拐走了小青蛇!
  
      不過還好,這家伙還算懂事,將小蛇送到了自己這里,那就原諒你吧。
  
      梅蘇兒開心地想著。
  
      至于青蛇化人,梅蘇兒不用想也知道,這都是江木郎干的,可以看出,這二人之間緣分頗深,青蛇的機緣造化太大,竟是遇到了江木郎,只是不知道,這一路上他們之間都發生了些什么。
  
      但這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很喜歡這條青蛇。
  
      更重要的是,她已經很久很久沒有見到過自己的同類了,甚至自從來到五青山,這五青山中的那些蛇妖就沒有出現過。
  
      她知道那些蛇妖為什么要躲著自己,但這還是不重要。
  
      因為她很不喜歡這里的那群蛇!
  
      如果有機會,她會毫不猶豫地將那些蛇妖給收拾了。
  
      見梅蘇兒忽然開口問自己的姓名,塵青綾有些激動還有些害羞。
  
      于是上前兩步,施以一禮“姐姐好,我姓塵,凡塵的塵,名叫青綾。”
  
      聽到這個酥酥的聲音,梅蘇兒更是喜歡的不行,直接拉住青蛇小手“是青綾綢緞的那個青綾嗎?”
  
      “嗯嗯。”青蛇害羞點頭。
  
      為什么會害羞?
  
      原因很簡單。
  
      梅蘇兒太漂亮了。
  
      她身上的氣息太好聞,和她在一起的感覺很舒服,令人心神無比寧靜。
  
      沒錯,就是寧靜的感覺。
  
      哪怕二人都是女孩子,塵青綾還是羞紅了臉。
  
      這以至于,塵青綾暈乎乎的,小臉通紅,顯得很是可愛。
  
      梅蘇兒見勢,更是喜歡得不得了。
  
      拉著塵青綾便消失在了原地。
  
      坐在一旁的江木郎見二人忽然走了,一臉懵,不知所謂。
  
      再次出現,竟是來到了江禪的霞云谷。
  
      這里有一處只有江禪才能進出的神秘之地。
  
      而這處神秘之地,便是曾經梅蘇兒和江禪研究陣法的那處小湖。
  
      剛一出現在這里。
  
      梅蘇兒縱身一躍,跳入湖中。
  
      下一刻,待上半身探出水面,一條晶瑩潔白的蛇尾躍然而出,激起無數水花,濺在塵青綾那潮紅的小臉上。
  
      “小青,快下來戲水。”梅蘇兒伸出纖細玉臂,開心喊著。
  
      然而此時的塵青綾卻是恍如隔世。
  
      一時間,只感覺,那似乎并沒有被封閉的內心竟是完全打開,有無數彩蝶開始翩翩起舞飛向四處。
  
      “小青”
  
      她輕聲自語,心中豁然出現一種從未出現過的情緒。
  
      只感覺酸澀難言。
  
      美眸忍住不微顫,甚至無法再控制,竟是晶瑩起來。
  
      便在這一瞬間,塵青綾的內心完全被打開。
  
      這才是她想要的一切!
  
      這一切都顯得那般美好!
  
      看著那浮在水面煞是驚艷的白蛇,她不再猶豫,躍入水中后,也學習白蛇,將下半身化作青鱗蛇尾,然后游至白蛇身前。
  
      “姐姐。”
  
      輕輕喚了聲,梅蘇兒便拉起塵青綾的手。
  
      然后。
  
      白青二蛇沒入水面,層層漣漪不時掀起。
  
      。
真人街机捕鱼官网 亚洲女篮中日决赛 配资开户那个公司 北京11选5中奖号码 天津时时彩综合走势图 澳洲幸运8中国体育彩票 体彩大乐透在哪个台直播 内蒙11选五开奖结果 博彩吧 股票配资网还约金多多青睐 福利彩票双色球怎么买 秒速赛车全天免费计划 辽宁风采35选7 深圳风采中一个特别 吉林11选5遗漏数据表 福彩幸运农场人工计划 黑龙江p62今日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