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白蛇修仙傳 > 第286章:云衣和小幽

第286章:云衣和小幽

    云衣話落。
  
      小幽終于明白了一些事情。
  
      原來如此!
  
      怪不得他手中的那枚大蛇琉璃如此強大,原來這果然是他的傳承之物。
  
      怪不得他會稱呼自己為大師兄,原來他竟被三位師父收為弟子。
  
      這似乎也太過巧合了一些。
  
      只是這其中無法琢磨的事太多太多,他的疑惑也太多太多,他甚至不知道,在水鏡山中居然還存在著這樣一位強大的妖獸。
  
      前不久。
  
      那枚大蛇琉璃忽然發生變化,似乎與某種未知事物產生契機,從而出現了類似于封印被破解的現象,以至于,小幽獲得了其中的很少一部分神通傳承,所以他的修為才會一日千里。
  
      這也只是一些神通,他并沒有獲得其他訊息。
  
      但小幽卻在第一時間就發現了一個問題,他所獲得的傳承竟然來自九陽宗,而且還是九陽天尊的那道真火神通。
  
      所以,小幽很震驚,心說,難不成那九陽天尊早已隕落?所以這枚大蛇琉璃,竟是他留在下界的傳承之物。
  
      但這之后,小幽卻隱約能夠察覺到一絲怪異,他有種感覺,這枚珠子的主人并沒有真的隕落,也就是說九陽天尊還活著,甚至很可能會因為珠子發生變化后,會將他給招來。
  
      現在看來,果真如此。
  
      他的猜測已然被證實。
  
      只是他沒有想到,來人并非九陽天尊,而是一名少年。
  
      不僅如此,這少年本就是水鏡山中的一只小妖,而且還成為了他的師弟。
  
      如此,這少年難道是九陽天尊的化身?
  
      或者說,這是他的轉世?
  
      如果是真的,那這也太過匪夷所思了些。
  
      既然如此,這便說明他的確死亡,之所以會這么做,只是因為他要用這種重獲自己傳承的方式,達到某種不可告人的秘密。
  
      忽然。
  
      小幽想到了另一件事。
  
      他記得自己曾用大蛇琉璃給梅蘇兒療過傷,當大蛇琉璃與梅蘇兒接觸的那一刻,竟是招來了妖獸的化形天劫。
  
      這是不是可以理解為,這枚琉璃擁有讓妖獸提前化形的能力?或者說,梅蘇兒本身不凡,再加上琉璃的特殊性,所以才會引動天劫。
  
      這并不難理解,天尊的傳承之物,又豈能以常理度之。
  
      能夠招來雷劫并不算什么。
  
      可二者接觸后竟是改變了天道規則,這就顯得不大合理了。
  
      天尊雖然強大,但再強大也不可能和天道抗衡,更別說改變一道規則。
  
      那么,這事兒恐怕不止這么簡單,還有蹊蹺。
  
      只不過,這些卻和他無關。
  
      小幽有他自己的路要走,既然大蛇琉璃的主人找到了自己,還給他就是。
  
      他也不指望還能繼續從這枚珠子中獲得其他傳承。
  
      更何況,面前這人有極大的可能性就是九陽天尊。
  
      如果為了面子,將自己的命葬送在這里,那他就無法去做他要做的那些事情。
  
      所以,小幽想通這些事后,便做出了決定。
  
      于是。
  
      小幽看向云衣手中的那把赤紅色細劍。
  
      “大蛇琉璃可以還你,但你要回答我一個問題。”小幽道。
  
      “說。”云衣很自然地說道,似乎毫不介意面前蛇妖跟他討價還價。
  
      “這把劍上為什么會有小梅的氣息?”小幽問。
  
      他并不知道這把細劍就是那枚白玉簪,只是梅蘇兒身上的氣息太過獨特,當少年來到這里的那一刻,小幽就已經察覺到了那一縷淡淡異香。
  
      這是他無法容忍的事。
  
      如果梅蘇兒出事了,那他所做的一切都將失去意義,同樣,他也不會再將琉璃珠還給面前少年。
  
      如果可以。
  
      少年必須死!
  
      見小幽面色極為不悅,云衣微笑“因為這把劍就是她的那枚白玉簪,算是物歸原主,有問題嗎?”
  
      小幽立刻接話“我曾在青仙宗時有人跟我說過,白玉簪來自九陽宗,它很可能是丟失已久的天心劍之一。”
  
      “貪狼劍,是九把劍中唯一一把五行屬火的至寶,倒是和你很配。”
  
      “你說是嗎?九陽天尊!”小幽沉聲道。
  
      云衣依舊顯得毫無情緒波動。
  
      “其實我也想問你一個問題。”他道。
  
      “說。”小幽道。
  
      “這把劍為什么會在梅蘇兒那里?是誰交給他的?”云衣問。
  
      “這個問題我也想知道,是誰在陷害梅蘇兒,誤讓人以為她來自你九陽宗。”小幽道。
  
      但他心中卻不由想起了一個人——無名!
  
      云衣表情微變,沒有繼續說話。
  
      二人沉默了很長時間,看著彼此面色各異。
  
      直到天色漸漸暗下。
  
      小幽忽然開口了。
  
      “我知道你有事要做,而且不會拿我當大師兄看待,但我希望你能答應我一件事。”他說。
  
      “請講。”云衣淡淡道。
  
      “不要傷害梅蘇兒。”小幽輕聲說,語氣和之前大有不同,竟十分溫柔。
  
      云衣卻笑了。
  
      “我從未想過要傷害任何人,包括得到傳承琉璃的你。”
  
      “我更沒有想過,在這下界之中會忽然出現一個打破了天道規則的存在,而且這個存在還在試圖改變天道規則,甚至已經被天道認可。”
  
      “這是一個極大的變數,我無法掌控,也沒人能夠掌控。”
  
      “此人命格奇特,更是無法推演其來歷。”
  
      “我想,她不會死,也不應該死。”
  
      “但我作為她出生后的第一個朋友”
  
      說到這,云衣忽然一頓,極為認真地看向小幽。
  
      “你放心,我會比你做的更好。”
  
      小幽忽然愣住了。
  
      這話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你會比我做的更好?
  
      還有。
  
      你作為她出生后的第一個朋友?
  
      那人難道不應該是我嗎?
  
      一派胡言!
  
      見小幽忽然變得暴躁起來,云衣依舊是那副風輕云淡的樣子。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也不介意告訴你真相。”
  
      “能看得出來,三妖王并沒有將收我為弟子的事及時通知到你。”
  
      “但你應該很早就知道一件事,那棵紅楓樹下的青湖中,曾經有一條煉氣期小魚,那條魚,就是我。”云衣也不知道為什么,忽然得意起來。
  
      聞言,小幽再次怔住,只是這次他的表情變得格外震驚。
  
      他知道面前少年是一只妖獸,但卻不知道他竟是一條魚。
  
      “你就是那條胖到不可理喻,整天只會吐泡的胖魚?”小幽驚呼出聲,就連那一直閉著的笑眼,也猛然睜開,漏出了那雙銀色蛇瞳。
  
      “低調點,胖魚不要叫那么大聲。”
  
      “珠子拿來吧。”
  
      云衣揮揮手,有些不耐煩。
  
      。
真人街机捕鱼官网 幸运赛车计划网站 手机炒股app排名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三明期货配资 陕西快乐十分怎么玩 炒股入门开户 北京pk10软件定制 河北十一选五的预测号 腾讯分分彩官网代理 15选5下期预测 广西快3走势图表近 吉林快3单双走势图 今日股市大盘分析 湖北快三走势图表 股票千万不能玩 十一选五吉林省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