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白蛇修仙傳 > 第190章:那么,只能開戰了

第190章:那么,只能開戰了

    靈獸山,山脈上方的云層中。
  
      那巨大白蛇猶如一條白龍,展開身軀,浮在云中。
  
      她對面的西側云中也出現了一道巨大的湛藍色身影。
  
      只是那道身影已經停了下來,隔著云層,于那白蛇遙遙相望,形成了一幅天地之間的奇觀異景。
  
      這幅畫面要是出現在凡間,恐怕會讓所有看到它的那些凡人,甚至煉氣士叩首膜拜。
  
      白蛇無法看清,那究竟是什么東西,只能捕捉到一大團散發著熱能量的古怪生物,也能清晰地感知到自它身上散發出來的沖天妖氣以及恐怖氣息。
  
      她開始懷疑,自己出現的地方難道是山脈中部,或者是深處。
  
      不然又怎會出現如此巨大的妖獸?
  
      那么,藏在云中的妖會是何物?
  
      不多時,就見,那湛藍色妖獸忽然動了,以一個并不是很快的速度,沿著巨樹上方的枝蔓,朝白蛇行去。
  
      直至走出它所在的那片云層,進入了白蛇所在的云層后。
  
      她是就差倒吸一口冷氣。
  
      這竟是一只體型巨大的白背龜,其四肢首尾的皮膚呈湛藍色,那如島嶼般的龜殼呈乳白色,仿佛有柔和光暈流轉,看上去是神圣無比。
  
      好大的龜!
  
      這是什么物種?
  
      那龜似乎也在震驚,面前這條蛇妖身上的鱗甲竟是這般好看,區區識海境修為的真身軀體竟也如此巨大。
  
      等等
  
      識海境?
  
      這條白蛇才識海境?
  
      那她是如何化形的?
  
      就在這時。
  
      那龜眼前一花,只見,白蛇扭頭之際,直接以一個極快的速度消失在了云中,朝反方向逃去。
  
      龜一愣。
  
      她跑什么?我又沒說要現在吃了你,至于連個照面都不打?
  
      怕是她看不出自己的境界,所以只能選擇逃跑。
  
      龜發出了一道年輕男子的笑聲,然后追了上去。
  
      梅蘇兒無法看出那只龜的修為,并且從其體形判斷,心說,此物的境界恐怕已達金丹境,甚至更高,不然它又怎會長到如此巨大?
  
      她本是妖,天生對于危險的氣息就極為敏感,那只龜給她的感覺并不友好,所以,不管它出現在自己面前的目的是什么,梅蘇兒只能選擇逃跑。
  
      山脈上方的巨樹不斷抖動,落下大片樹葉木枝,如摧枯拉朽般,白蛇在短短數息之內,已遁走數百里之距。
  
      忽覺后方妖氣消失。
  
      白蛇止步,心中狐疑,它怎就不追了?
  
      “好美的白蛇。”
  
      忽聞此聲,白蛇一怔,朝前看去。
  
      那白背龜竟早已越過自己,出現在了前方。
  
      果然,來者不善,它的修為也不是自己能夠匹敵的。
  
      逃跑看來是沒用了。
  
      見白蛇忽然不跑了,龜又說:“識海境便能化形,簡直聞所未聞,告訴我,我不吃你。”他的聲音很興奮,以至于忍不住開始朝白蛇緩步爬去。
  
      梅蘇兒有些頭皮發麻,忽然覺得自己的霉運又開始造作。
  
      很顯然,這里不是山脈外圍,而當自己出現的那一刻,她便被這只王八給盯上了。
  
      她知道,她沒辦法從這王八的手中逃走,所以,她沒有辦法了,她只能背水一戰,哪怕不敵,也要拼死一搏,甚至能夠想象到,就連護身玉符恐怕也根本不會起到作用。
  
      因為玉符只能使用一次,也只能起到保命的作用,所以,她現在沒有任何辦法。
  
      于是,她向后竄出一截,拉開了一些距離,同時回頭說:“我知道我沒辦法從你手中逃跑,但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那龜忽然停了下來,然后語氣有些驚喜:“不僅長的漂亮,就連聲音也這么好聽。”
  
      梅蘇兒沒有任何情緒波動,繼續問:“你的修為很高,我想知道你達到了什么境界。”
  
      “我不會吃了你,但我會打服你,得到我想知道的秘密,所以就算你知道了我的修為,你依然不會對我造成任何傷害,哪怕你在隱藏實力。”它頓了一下:“金丹境初期!”
  
      梅蘇兒的一顆心已經沉到了谷底。
  
      這算什么?
  
      這不叫倒霉,叫氣運終結啊。
  
      我怎么知道我是如何提前化形的?
  
      如果說不出個一二三,難道今日必死?
  
      梅蘇兒不相信,如果自己知道化形的秘密,從而告訴它,它會放了自己,所以,自己最終的結局只有一個,被這王八吃掉。
  
      那么,只能開戰了。
  
      “你想動手?”那龜見白蛇身上的氣勢忽然暴增,笑著說。
  
      “我跑不掉,所以我想試試,看能不能殺了你。”白蛇說。
  
      “哦?”龜不以為意,反倒來了興趣:“我從未見過心境如你這般的蛇妖,你不像妖,更像人,一個冷血無情的人。”
  
      它繼續說:“青仙宗的精英試煉弟子啊,我很好奇一件事,所以我也想問你一個問題。”
  
      “說。”梅蘇兒道。
  
      “別這么冷酷嘛。”龜笑著說:“我想知道青仙宗發生了什么,竟會收妖為弟子,不過,你能在識海境化形,想來青仙宗破例收你為弟子也很合情合理,而且你能夠成為青仙宗的精英弟子,也就是說,在十三年前你就已經進入了青仙宗,如此我的天吶!?難道你生來就可以化形?”
  
      龜很震驚,還很激動:“你究竟是如何辦到的?”它問。
  
      “你想聽真話還是假話?不,沒人愿意聽假話,所以我可以告訴你。”梅蘇兒說:“的確,我很早就可以化形,至于原因,很簡單,我有一件寶物,你想不想看?”
  
      龜出奇地沒有說話。
  
      “好吧。”說著,梅蘇兒身形一變,巨大白蛇轉瞬間完成了化形的全過程。
  
      見那龜似乎由于震驚,忽然變得呆滯,梅蘇兒的手中憑空出現一把破劍。
  
      然后照準龜首,直接將破劍擲了出去。
  
      同時抬起左手立于身前結了一個劍指,法訣隨心念所至,空中破劍陡然加速,在云中呼嘯著,朝龜首刺去。
  
      只是簡簡單單的一招御劍法訣,竟將梅蘇兒識海中的神識念力抽調整整一半,不僅如此,丹田靈氣竟也消耗半數。
  
      可見,以她現在的境界施展這門‘青元劍訣’中最簡單的第一式御劍術,不僅吃力,還會將自己陷于極危境地。
  
      這便是她在書院所選修的課程之一。
  
      為什么她能夠越境施展第一式御劍術,這還要全全歸功于天德演化訣,否則,別說施展,就連修煉時,她的神識消耗和靈氣消耗也根本不足以在短短七日之內練成這青元劍訣的第一式。
  
      時不我待,破劍出手后的同時,梅蘇兒直接從乾坤袋中取出早已備好的回氣丹,當即吞入口中。
  
      丹藥入口,同時運轉浩然法門,只覺周身靈氣開始朝自己匯聚,以一個并不是很快的速度正在回復。
  
      期間,她的注意力從未離開過自己的破劍。
  
      眼看破劍就要刺中那白背龜的首級。
  
      下一刻。
  
      她眼中那正在極掠的劍居然憑空消失了!
  
      梅蘇兒表情驟變,同時心中驚道。
  
      它竟收走了我的飛劍!
真人街机捕鱼官网 股指期货入门知识 湖北快三所有开奖结果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一 南方双彩安装 河南快3开奖结果专家预测 河南快三遗漏数据查询 西宁特钢股票吧 搜索 十一夺金开奖结果 河北福彩20选5预测 深大通股票最新消息 辽宁11选5前三 全国女篮锦标赛直播 新疆时时彩彩开奖 上海11选5遗漏号码查询 体彩p3试机号走势图图 出彩速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