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白蛇修仙傳 > 第184章:靈根與劍

第184章:靈根與劍


  劉醒言罷,場間忽然安靜下來。
  安靜,只能說明一個問題。
  擁有慧根的修士很少,用千年難得一見來形容也不足為過。
  所以他們覺得不可思議。
  更何況,她不是人,而是妖。
  這說明了什么?
  人乃萬物靈長,所以,妖不可能會出現擁有慧根的特例存在,最起碼他們沒有見到過任何一只妖擁有慧根。
  而如今卻出現了,出現在了梅蘇兒這條白蛇的身上。
  而她又是打破了天地規則的存在,所以這件事便顯得極為合理。
  也就是說。
  她何止不凡,簡直是不該出現在這世間的這么一個逆天存在。
  所以,眾人很震驚,震驚到無法言語。
  反觀梅蘇兒,她不僅驚訝,而且很疑惑,因為她也不知道自己的靈根是什么。
  這時,有道神識傳音進入了梅蘇兒識海。
  甄尋說道。
  “慧根,排在九大靈根之首,這很好理解,也就是一個人的悟性天賦,擁有慧根的修真者,對一切事與物的理解都超出常人,不但能夠修煉全屬性術法,并且沒有突破瓶頸,而且很難借助測靈法器探查。”
  聞言,梅蘇兒看向不遠處主席間的甄尋點頭表示收到。
  她也明白了一件事,擁有慧根的修士沒有突破瓶頸,可是自己有,而原因便是自己的命運之力,也就是說,命運之力不但能夠壓制自身修為,還能夠壓制慧根給自己帶來的一些好處,由此便能看出命運之力的強悍。
  場間眾人安靜片刻后,又再次沸騰起來。
  左側次席的那些精英弟子以及范甘哲也都漏出了一幅,原來如此的表情。
  怪不得她的天資如此好,原來她的靈根如此強悍。
  唐寶珠不知為何,那種敗退的情緒再次油然而生,就仿佛前方的光明永遠消失了一般,讓她倍感無力,甚至有些想放棄去和梅蘇兒爭什么了。
  但想到昨夜梅蘇兒對自己說的那些話,唐寶珠便氣不過。
  她憑什么教育自己?就算你的靈根很強大,但你的修為還不是和我一樣,一直沒有絲毫進步?反倒被天靈根的藍隨想超越了。
  想到這,她又下意識地看向了另一邊的藍隨想,然后微微蹙眉,覺得這個世界為何如此不公?
  不但梅蘇兒屢次壓他一頭,就連那毫無存在感的藍隨想也在最后關頭超越了所有人,甚至梅蘇兒。
  唐寶珠微微閉眼,不再看他,也不再看梅蘇兒,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卓月很得意很得意。
  她覺得她果然沒猜錯,在她看來,小姐絕對會是這一批精英弟子中的天才,從始至終她都是這個想法,如今一看,果然,小姐的修煉天賦竟是如此強大,不僅比她強,甚至比公認的修行天才唐寶珠還要強。
  于是,卓月將小圓臉抬得高高的,別提有多得意多開心。
  梅蘇兒再思考一些事情,以至于忘記了將取到的劍拿出來。
  劉醒見沒有主峰派出說客,便叮囑梅蘇兒拿出取到的劍,然后宣布師承結果。
  梅蘇兒聞言,這才想到這件事,于是,心念一動,右手中便出現了一把沒有劍鞘的殘破鐵劍。
  知道這把劍的人很少,加起來也不過二十,所以,當那些賓客看到梅蘇兒手中的破劍后,皆是愕然相視。
  覺得怎就如此怪異?
  梅蘇兒的不凡他們都看在眼里,但為何她取到的劍卻如此垃圾?
  然而就在這時。
  梅蘇兒緩緩抬起左手。
  不僅是賓客,那些精英弟子和各峰執事,以及并不知道梅蘇兒還有一把劍的那些人,皆是向他投去了詫異的目光。
  心說,難道她取了兩把劍?
  忽然。
  眾人發現,一根細細的銀線自那梅蘇兒的衣袖中爬了出來。
  就仿佛一條銀色小蛇,繞著她的手腕蜿蜒至掌中,然后被梅蘇兒一把握住,跟著,那銀線竟是在一瞬間變直變長變大,最后形成了一把三尺劍。
  而那劍柄末端,赫然掛著兩枚小指粗細的銅環。
  他們并不知道這把劍是自梅蘇兒的腳腕沿著她的皮膚一直游走到了掌中。
  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場的所有人,沒人不認識這把劍。
  “無矩飛劍,她居然取到了無矩飛劍!”忽然,次席間,坐在唐寶珠身前的那名青山峰執事首座直接站了起來,然后驚喊出聲。
  他能表現的如此激動并不意外,因為無矩飛劍本就是他們青山峰的法寶,而他作為青山峰執事堂首座,便有責任讓歷代精英弟子取到這把很牛很牛的劍。
  可是,唐寶珠沒有找到這把劍,反倒被梅蘇兒給成功拿走了?
  他的心情復雜不說,還很羨慕嫉妒,但卻不會說什么,更不敢說什么。
  因為這就是青仙宗的規矩,哪怕他表現的再激動,再懊惱也無濟于事,因為這把劍從今天開始,不,從梅蘇兒拿到它的那一刻開始,就已經成為了望月峰的不動產,除非梅蘇兒在飛升前將這把劍重新放回封劍嶺,不然,他們青山峰是不可能再有任何機會得到這把原本就屬于他們的無上飛劍。
  唐寶珠也是再一次瞪大雙眼,不可置信地看著梅蘇兒左手中的無矩飛劍,傻在了原地。
  然后,腦海中不由自主地便出現了昨夜和梅蘇兒對話的那一幕。
  心道,她果然知道,并且取到了無矩飛劍,不然她又怎會問自己那些問題?
  唐寶珠忽然覺得自己被耍了。
  饒是她不想當著梅蘇兒的面表現的很憤怒很無能,也是無法再忍受,看向梅蘇兒的目光頓時變得森寒憤怒起來。
  場間眾人的表情,比之先前得知梅蘇兒靈根的那一幕還要顯得夸張。
  無矩飛劍是什么?
  是所有無矩法器、無矩靈器、無矩法寶的老祖宗。
  是整個三界大陸上的第一件無矩法寶!
  而它居然被她握在手中?
  她居然能夠拿得起這把劍?
  眾人是再一次覺得匪夷所思。
  他們已經不知道該如何表情此刻的心情,臉上的肌肉也都仿佛僵硬一般,再也做不出任何奇怪的表情。
  只是再想一個問題。
  面前,這條化形白蛇擁有無限氣運,并且生生不息!
  不然,又怎可能所有的好處都被她一個人擁有?
  這不是氣運所致又是什么?
  若是讓他們知道,這把被他們奉若鼻祖的法寶被梅蘇兒一直戴在腳腕上,不知又該作何感想。
  一時間。
  他們是忽然想起了梅蘇兒的來歷。
  她出生于水鏡山。
  所以,那水鏡山脈恐怕不止他們想象中的那般簡單。
  也就是說。
  那里的機緣和氣運比他們先前揣測的還要逆天,還要不可捉摸。
  劉醒見無人上前,梅蘇兒也向所有人展示了她取到的劍。
  于是便說:“第九峰,望月峰梅蘇兒,師承望月峰。”
  說罷,二人相識一禮,梅蘇兒右手中的破劍消失,左手中的無矩飛劍再次縮小,只是這次她沒有將化形為銀環的無矩飛劍戴在腳裸上,而是,就這么正大光明地戴在了左手腕上。
  往回走去,梅蘇兒無意看了眼唐寶珠。
  見其目光不善肆無忌憚,她毫不在意,并且向她丟去了一個甜甜的微笑。
  然后來到范甘哲身后,和一臉開心的卓月站在了一起。
  見連飛魚沖她漏出一副你牛叉的表情還豎了豎大拇指,梅蘇兒也沖他笑笑,同樣豎了豎大拇指。
  “第十三峰,天羅峰,熊寶,氣海境初期,識海境初期,天靈根,師承開始。”劉醒高聲道,繼續主持師承大典。
真人街机捕鱼官网 北京11选5预测 北京快乐8最快开奖结果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选九梦财富 山东十一夺金开奖查询 贵州11选5大小走势图 新手炒股 江苏快3基本走势一定牛 365盈配资 福建快三技巧稳赚 北京快3助手手机版 广东36选7走势图开奖结果 贵州十一选五选号技巧 山西体彩新11选五的规则 甘肃快三今日预测 快乐10分走势图下载 广西十一选五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