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白蛇修仙傳 > 第181章:水鏡山中的一行人

第181章:水鏡山中的一行人

    一時間,水鏡山中人滿為患。
  
      他們彼此都知道彼此的目的,因此很少有人會主動招惹其他宗門的弟子,但人多了是非自然也就多了,哪怕他們是修真者,所以他們之間往往能為了一處在他們看來存在著機緣或者秘密的寶地可以不顧一切大打出手。
  
      但一致的是,這些人都不會去山脈深處。
  
      即便這些人中存在著長老級別的大人物。
  
      而旁白五人卻不。
  
      他們來這里的目的并非是為了追殺小幽,因為小幽不可能回到這里。
  
      所以他們一共去了三個地方。
  
      第一個地方是山脈外圍的楓樹老巢。
  
      第二個地方則是小鏡湖竹林小院。
  
      最后去的便是山脈深處的那汪大湖。
  
      三個月前,楓樹老巢。
  
      “九長老說過,這里便是小師妹最開始生活的地方。”旁白目視前方樹洞,微笑著說。
  
      由于冬風很冷,他沒有摘下袍子上的風兜,所以君笑笑對他的這幅造型一直很鄙視。
  
      個頭最小的五師兄身著一身藍袍,來自第十一峰星云峰,他的性格比之旁白還要隨性,聽他這么說,云兵上前兩步,將頭伸進了樹洞,發現除了一些干枯樹葉毛都沒有。
  
      于是將頭伸了出來,回頭朝他們笑著說“雖然洞很大,也很暖和呢,但小師妹那么大住在這里會不會顯得很緊湊啊?”
  
      四人笑著看著他,三師姐童希依舊是一身紫衣,在他們中間顯得很突兀很惹眼,她看著云兵說“那時候小師妹還小,而且沒有化人,這里對她來說自然是夠用的。”
  
      而就在這時。
  
      其中一銀袍青年忽然輕咦一聲,看了眼一旁的小青湖。
  
      然后朝湖畔,正在向這邊偷看的一只白白的胖腦袋走了過去。
  
      那胖腦袋竟沒有害怕,就這么一動不動看著他。
  
      青袍青年正是青仙宗四師兄,來自逐日峰。
  
      他扎著一根很粗很長的麻花辮,身材修長,眉眼細長,很瘦,單眼皮,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旦角,也很像一個女子。
  
      他叫做,無詞。
  
      因為他的名字是大師兄起的,所以,這二人之間有一個不能說的秘密。
  
      不要誤會,這個秘密只是無詞的一個機緣,是一個在青仙宗之外的機緣。
  
      所以他很喜歡自己的名字,也很喜歡給他起名字的那個男人。
  
      這其中卻沒有誤會。
  
      無詞背著手站得筆直,他看著那魚。
  
      那魚舉著胖腦袋搖著尾巴,也看著無詞。
  
      然后無詞說“你不害怕?”
  
      另外四人也望著這邊,沒有說話,只是看著。
  
      魚吐了一個圓圓的泡泡,表示他無所畏懼。
  
      “煉氣期十二層。”無詞說,然后看了眼湖底的那只足有拳頭大小的蝸牛殼,再道“為什么不破鏡?”
  
      那胖到令人發指的魚在原地轉了一圈,然而又嘟起嘴吐了一個泡泡,也不知道他想表達些什么。
  
      這時,童希走了過來,站在了無詞身邊,看向湖中胖魚說“你認識梅蘇兒。”
  
      魚嘟了嘟嘴,又吐了兩個泡泡,此時,他的身邊已經圍滿了許多小水泡,將他給保護了起來。
  
      童希和無詞相視一眼,已心有領會。
  
      什么是機緣?
  
      梅蘇兒本身就是一個機緣。
  
      所以,這條魚便也是一個機緣。
  
      所以,二人出現了同一個想法。
  
      所以,作為師弟,無詞將這個機緣讓給了他的師姐。
  
      所以,無詞轉身回到了旁白的身邊。
  
      然后,四人離開了。
  
      童希卻留在了這里。
  
      兩個月前,竹林小院。
  
      旁白,無詞,云兵,君笑笑。
  
      這四人正在院中圍著一個小爐灶,每個人的手里都拿著一截斷竹,竹前端插著一只流油的酥皮脆雞。
  
      “聽九長老說,她曾經在這里住過,而且這座竹院是小師妹親手搭建的。”旁白得意地說。
  
      “小師妹很有本事,也很有想法。”無詞望著爐中火光輕聲道。
  
      對面二人不發一語,覺得這幅畫面很和諧。
  
      大師兄和四師兄的風采,真的無人可比,二人坐在一起,那真是這修真界中最英俊和最漂亮的兩個男人,他們同時心道。
  
      “二師兄要是在就好了。”無詞又道。
  
      另外三人沒有說話,然后便一直這么沉默到了天黑。
  
      楓樹老巢。
  
      童希盤坐在一張圓形木團間,她前方兩尺外便是小青湖。
  
      自從旁白四人離開,她就坐在這里沒有動過。
  
      每天所做的便是和湖中胖魚說說話,然后修煉。
  
      看似很無趣,很無聊。
  
      但這便是修煉。
  
      很枯燥,而且時間過得很快。
  
      某日。
  
      “姐姐姐姐,你看我吐得泡泡好看嗎?”胖魚沖著童希連續吐了無數個泡泡漂浮在他身邊。
  
      童希睜開眼,漏出了一個很暖的笑,說道“好看。”
  
      “那你會一直看我吐泡泡嗎?”魚說。
  
      “不會。”她說。
  
      “哦。”魚有些落寞“那你會離開我嗎?”
  
      “不會。”她說。
  
      “???”魚有些懵。
  
      童希笑笑“但你會離開這里。”
  
      “???”魚還是懵,不明白她在說什么。
  
      一個月前,水鏡山脈深處,大湖畔。
  
      旁白四人看著面前的黑袍青年行了一禮,然后又朝他身邊的小小少女笑著點頭見禮。
  
      李群青還禮。
  
      阿貍躲在李群青身后,漏出半個腦袋,看著四人目漏不善。
  
      “既然是小師妹的小師叔,那我們也理當稱呼您一聲小師叔。”旁白說。
  
      “有事。”李群青面無表情,雖是問句,但卻沒有疑問的語氣。
  
      旁白點頭。
  
      然后說“用不了多久這里會有一場戰斗,也可能會是一場持久戰,所以,我們來了。”
  
      李群青看著他,沒有說話。
  
      “是九長老的意思,也是宗門的意思,同樣是我們五人的意思。”旁白說。
  
      李群青微怔,然后皺眉,最后閉了閉眼睛,嘆了聲氣。
  
      他沒再和旁白四人說話,帶著阿貍直接離開了。
  
      他知道會發生什么事,他無所畏懼,根本不會怕,也能很好地解決這件事。
  
      但甄尋卻
  
      李群青忽然有點討厭她了。
  
      見李群青走了。
  
      旁白四人也回到了竹林小院。
  
      童希依舊在那小青湖前坐著。
  
      就這樣。
  
      旁白五人自離開青仙宗后,便留在了水鏡山。
真人街机捕鱼官网 今天山西11选五走势图 黑龙江6+1基本走势图 网络投资理财平台哪个好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2020年股市是大牛市 北京快三开奖助手 赛车pk10精准计划 湖北30选5奖金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带连线 河内五分彩平台app 山西太原11选5 极速快3微信群 11选五5开奖一定牛 浙江快乐12基本走势图 三五图库香港35图库大全 幸运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