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白蛇修仙傳 > 第131章:下山去看看

第131章:下山去看看


  那劍中精靈因為遇到了梅蘇兒,所以被君笑笑殺了。
  那萬年樹妖因為大意,被梅蘇兒殺了。
  那很黑的牛因為自己的執著和信念,最終被梅蘇兒放走了。
  很多人都是因為遇到了她,從而改變了宿命。
  比如柳念之,比如敏真,比如卓月,又比如那只羊。
  若他們遇到的人不是梅蘇兒,結局應該會不一樣吧。
  他這般想著。
  然后又開始思索。
  如果我遇到了梅蘇兒,那我又會如何呢?
  比方,此去的目的只是找她談心喝酒,如此純粹。
  那么結局是因為不會跟陌生人喝酒從而出手毆打自己,或是不理會自己然后一個人離開?亦或是其他?
  又比如,我當著她的面揭穿她的身份,但我會告訴她,不會將這件事告訴別人,她會祈求自己還是會殺了自己滅口?
  再比如,我什么都不做,只是出現在她面前,這樣,她的存在和我的出現,會影響到自己嗎?
  倒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
  那么,以什么身份,和什么樣的相貌去呢?
  想到這。
  他決定。
  下山去看看。
  ......
  ......
  夜。
  即將亥時。
  有陣風吹開了云霧。
  朦朧的星光揮灑而下。
  有秋風開始說話,有溪聲跟著附和。
  尋找獵物的劍壓在游離,時而乍現的劍光在偵查。
  到了夜晚,山間的壓力如無頭蒼蠅那般,讓取劍人覺得,也就那么回事。
  所以,能夠看到山壁間的小道上有許多小小身影正在往上攀爬。
  當他們正在發憤圖強,想著再進一步,再進一步的時候。
  梅蘇兒早已來到大青山腰間。
  大模大樣地往竹椅上一趟,開始享受起了劍壓的洗禮。
  那把破劍早已從乾坤袋中取了出來,以便遇到突發狀況隨機應變。
  不知過了多久。
  好像到了凌晨子時。
  山中越發幽靜,顯得陰森森有些滲人。
  梅蘇兒早已習慣,經歷的多了,所以不會害怕。
  但她卻站了起來。
  然后轉身,看著那處向山上行去的窄道。
  因為那里有陣陣鞋底踩在石子路上的咯吱聲響逐漸清晰,越來越近。
  有人從山上下來?
  是人?還是鬼物魂獸?亦或是妖怪?
  不過兩息。
  就見。
  一書生模樣的白衣少年躍然于眼前。
  他很年輕,年輕到只能用少年來形容他的年紀。
  他的頭發整整齊齊地盤在頭頂,用一根簡簡單單毫無細節可言的白玉簪固定,甚至沒有一縷碎發掉在脖頸里、貼在臉頰耳鬢。
  他的相貌極為清秀,看上去很干凈,就像是一塊沒有雜質的青玉。
  他看著她,沒有表情,沒有說話,沒有再往前一步。
  她看著他,沒有表情,沒有話說,心中卻在盤算,他是人是鬼。
  ......
  ......
  半柱香后。
  梅蘇兒端坐在竹椅上。
  她的面前有一張難看粗糙的竹桌。
  竹桌的后面,那少年也端坐在一把難看粗糙的竹椅上。
  這期間。
  從少年過來,然后拿出竹椅竹桌,到二人坐下,他只說了一句話。
  一句讓梅蘇兒放下戒心的話。
  他說,他是青仙宗內門弟子,來自皓月峰。
  梅蘇兒這才心道,原來他是人......
  只是,皓月峰不是掌門所在的主峰嗎?那里的弟子來這里做什么?而且看這樣子,這幅畫面怎就像是座談會一般?
  他要干什么?
  這些在梅蘇兒看來都不重要。
  因為她發現了一個從未見過的異常現象。
  那少年眉心間的命運線很奇怪!
  那線呈淡金色,中間略粗,兩頭漸漸收攏,就仿佛一條波浪形的樹根一般流線感極強,垂直于他的眉心正中間。
  這代表什么呢?
  梅蘇兒不清楚。
  見她盯著自己目不轉睛,少年坐的端正,就這么讓她肆無忌憚地盯著自己。
  二人此時所描繪的這幅畫面很奇特。
  兩張竹椅上各坐著一道白衣身影,二人的頭頂發髻都有白玉簪,中間的竹桌上空無一物,也不知是要用來做些什么。
  然后,二人保持著這幅靜態畫面,開始僵持。
  然而,梅蘇兒的心中卻是越發狐疑起來。
  因為她從這少年命運線中的未來以及過去的命運片段里看到了極為古怪的一幕。
  梅蘇兒能夠觀看的命運片段時長為七天,也就是說,她能看到少年過去七日和未來七日發生在他身上的所有事。
  在一片竹林中,有一個穿著樸素的老人,叫了他一聲少爺!
  二人經常見面,少年出入的地界也只是竹林,和一座極為宏偉的殿宇。
  他經常做的便是看書,伐竹,制作一些難看且粗糙的竹制工藝品,以及在竹片上刻一些奇怪的字符,還會去那座殿宇上香,香火供奉的是一座巨大的金身雕像,那雕像是一個陌生的中年男人。
  這期間,除了這少年和那老人,梅蘇兒沒有看到任何一個人的出現。
  所以,她才覺得這件事很古怪。
  少年說他來自皓月峰,但那里究竟是不是皓月峰,梅蘇兒并不知道,因為沒有看到任何有關于皓月峰這三個字的建筑物以及石碑金匾。
  更何況,掌門所在的主峰竟然只有他們兩個人?
  這可能嗎?
  而且,少爺這個稱呼是不會出現在修真宗門里的。
  就跟卓月稱呼她為小姐一樣。
  為了這件事,范甘哲沒少訓斥卓月,望月峰的那些師兄師姐也沒少在背后議論梅蘇兒。
  這件事梅蘇兒早已有所耳聞。
  但那來自掌門主峰的少年卻和她一樣,竟也有人稱呼他為少爺?
  那可是皓月峰,所以皓月峰的人特殊一些?就連掌門都不在乎有人以少爺這一稱呼自居?
  而且看樣子,那少年似乎是一個閑到不能再閑的自由人?
  整日里無所事事,就只知道干那些不知所謂的事,如此,都沒人好生管教一番?
  他真的來自皓月峰?
  于是,梅蘇兒開始懷疑面前少年的身份。
  和他出現在這里的目的。
  ......
  ......
  半個時辰后。
  畫面依舊在無聲定格中。
  梅蘇兒在想心事,所以忘記了收回目光。
  少年也在想心事,所以忘記了收回目光。
  直到他忽然從風中嗅到了一絲好聞的異香,少年方才回過神,也收回了思緒。
  他抬手揉了揉僵硬的臉。
  又將手放回雙膝間。
  再次抬眼看向梅蘇兒。
  然后開始自我介紹。
  “我姓江,江河的江,他們都叫我江木郎,你呢?”
真人街机捕鱼官网 如何手机炒股 股票交流平台在线 上证指数走势图大盘指数 江苏快3计划app免费 股票涨跌由什么决定百度百科 极速快三是那个网站 安微体彩11迭5走势图 天津十一选五一定牛遗漏数据 喜乐彩开奖第2019051710 黑龙江22选5开奖数据 黑龙江体彩6 1 8月11日股票行情 腾讯分分彩手机分析工具 天津快乐十分选号技巧 吉林体彩十一选五助手 江西体彩多乐彩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