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白蛇修仙傳 > 第130章:你們不要再打了

第130章:你們不要再打了


  有一種放縱叫得寸進尺。
  有一種卑鄙叫無往不利。
  若被動接受,只能讓自己陷入無盡的痛苦,導致難以脫身。
  所以,身為女子,還是一條雌性蛇妖的梅蘇兒從不懦弱,甚至變得越發強勢冷酷。
  在這方修真世界,女人若想受到尊重要比男人更難,唯有強大的實力才能夠辦到保護好自己好好地活下去,不被任何人欺負。
  而這跟她的修為越來越強從而導致妖的獸性越發強大也有著至關重要的聯系。
  對于自身的這一變化,梅蘇兒很清楚是什么原因。
  起初,她很愛笑,她那甜甜的笑容至今為止她還依稀記得。
  那是在楓樹老巢第一次化形后,從湖面倒影中看到的一個微笑。
  時至今日,除了在小卓月面前她還能笑一笑,她已經很少會漏出這種表情了。
  吃生肉的習慣已經無法控制,導致她看到那些熟食都會郁郁作嘔。
  甚至還會經常做出只有蛇才會做出的表情,或者動作。
  這些的確是獸性壓制人形的體現,但梅蘇兒能夠克制,并且時刻保持清明,她的靈魂本就是人,而且很強大,所以哪怕獸性很兇猛,但人性不會滅,浩氣永長存。
  對此,梅蘇兒并不在意,也不介意,因為這一變化對她來說完全影響不到她的心情。
  至于吃生肉被人看到一事,梅蘇兒自然知道是誰干的,是誰偷看了自己。
  這事她不急,以后再慢慢跟那嘴賤之人算賬。
  ......
  ......
  最近很少看到小卓月的影子。
  梅蘇兒知道,卓月一直在努力修煉,努力取到屬于她自己的劍。
  所以梅蘇兒沒有去打擾她。
  挑戰張茵茵和趙玉鳳一事過后,也沒人再敢當著梅蘇兒的面說她的壞話。
  但每每看到那一席白衣黑發的梅蘇兒自遠處悠悠走來,直至進入禁制山門中,不論外面或者里面的精英弟子都是避之而不及,氣氛也變得格外安靜詭異,甚至連那些黑衣內門弟子也都不說話,就這么看著梅蘇兒,等她離開后,才會聚在一起,不厭其煩地討論梅蘇兒。
  ......
  ......
  自從梅蘇兒取到第二把劍后,旁白就回到了天羅峰。
  他最近喜歡上了遛羊。
  而那羊羔也長大了不少,足有三尺高。
  能出現在青仙宗牧場的牛羊雖然普通,但比起世俗凡間的牲畜卻大有不同。
  這種羊的統稱叫做,氣血羊。
  其羊肉和羊骨湯能夠活血養氣,對自身精氣有很大益處。
  毛發微卷呈乳白色,隨著長大,犄角會越來越長,大幅度向后卷曲,而羊本身也能長到成年馬匹大小。
  它身上的筋骨以及羊角,卻對修真者而言沒有絲毫用處。
  但這只羊卻有些古怪。
  能夠修煉就已經逆天了,它身上的毛色比之普通氣血羊要潔白的多,但直到今時今日,這只羊的智商卻在直線下滑。
  對此,旁白稍顯驚訝。
  于是,這樣一幕畫面出現了。
  只要是旁白出現的地方,便能看到他牽著一頭極不老實的蠢羊東闖西闖,看上去甚至滑稽。
  這讓一眾弟子倍感神奇。
  大師兄這是在做什么?看上去好厲害啊。
  而且,這幅畫面也很特別,特別到讓這些弟子也都想去模仿旁白的做法。
  他們覺得,這莫不會是大師兄新發現的修煉方法?這樣能讓修為提升的更快?
  直到有一天旁白帶著白羊出現在靈獸峰后。
  大師兄放羊的事徹底傳開了。
  而他之所以要去靈獸峰,便是要去找七長老,問一問這羊為什么會忽然發生古怪變化。
  一經詢問,旁白愕然。
  曾仲說,這氣血羊雖然可以修煉,但智力受限,哪怕再過十年,它的修為依舊不會提升,除非由馴獸師代為馴養,否則遲早死亡。
  常暢也在一旁。
  這二人自然知道這是誰的羊,于是,常暢便主動要求馴養這只小白羊。
  旁白沒有猶豫,帶著這只極不老實的羊離開了靈獸峰。
  對此,曾仲和常暢并無阻止,因為二人知道,遲早有一天,旁白會回來,將這只羊親自交給靈獸峰馴養。
  ......
  ......
  封劍嶺,禁制內。
  一處山道邊。
  “住手啊!你們不要再打了!不要再打了......”喊話的還是上次那不明就里的精英小弟子。
  而打架的人竟是張茵茵和唐寶珠!
  令人驚訝的是,張茵茵居然取到劍了,她現在正在用劍和手無寸鋁的唐寶珠戰斗。
  一時間,唐寶珠竟落了下風。
  還沒過幾招,唐寶珠就身中兩劍,居然是敗給了靈根完全不及她的張茵茵。
  對此,唐寶珠不明覺厲,甚至倍感疑惑,難道只是因為她有武器,所以才能打贏自己?
  這邊戰事剛落。
  另一邊的溪畔,又傳來了戰斗的聲音。
  一眾人紛紛跑過去湊熱鬧。
  見打架的是顏靈和藍隨想,眾人是吸了口冷氣。
  這二人毫無交集,怎么會忽然打在一起呢?
  而且看樣子,仇恨還不小。
  他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么?
  “住手啊!”那名好心小弟子又喊了起來。
  小半柱香后。
  顏靈居然敗給了藍隨想。
  而藍隨想卻是一臉冷酷地離開了。
  溪的另一頭。
  “蘇二,我要挑戰你。”
  忽然聽到這一聲厲喝,準備散去的眾弟子莫名一喜,然后朝聲音傳來的方向又沖了過去。
  結果就見。
  一席水藍色道衣的韓見微將梅蘇兒的去路攔住,正擺出一副戰斗的架勢,臉上掛著似笑非笑的表情。
  梅蘇兒冷眼看著他,心說本姑娘還沒去找你,結果你就自己送上門來了。
  于是,手中破劍出現。
  二人很有默契地同時出手,戰在了一起。
  只是那韓見微的修為與梅蘇兒差的太遠,一個照面后,他就被梅蘇兒給打翻在地,狼狽至極。
  也不知他挑戰梅蘇兒的意義究竟何在。
  這不是自不量力,自取其辱嗎?
  奈何如此,他依舊如打了雞血一般,爬起身就朝梅蘇兒撲了過去,似乎想黏在梅蘇兒身上,和她貼身戰斗。
  “住手啊......”那位好心的小弟子又喊了起來,一臉的焦急。
  梅蘇兒皺眉,不愿再和他糾纏,控制好力道,將劍身側翻,狠狠兩劍下去,便將其拍翻在地。
  那韓見微的右臉上已然出現兩道往外滲血的紅印。
  但沒人看到,即便如此,他不但不惱,反而竊笑一聲。
  然后吃力爬起,朝封劍嶺外緩步行去。
  同樣的一幕在不同的地方已經上演了不下五起。
  對此,沒人在意。
  因為接受挑戰和被挑戰,已經成為了這第七代弟子每天都會看到,和親身經歷到的日常小事。
  另一邊。
  有一個人決定去封劍嶺看看。
  但此刻,他卻在思摸,究竟要以什么樣的身份和什么樣的相貌去找她呢。
真人街机捕鱼官网 查四川快乐十二最大遗漏 云南十一选五冷热号 大赢家江西时时彩 极速赛车为什么老是输 极速快3在线平台 查询股票信息网站 山西快乐十分出号规律 1万炒股一年最多挣多少 广东十一选五有什么窍门 有没有正规的股票配资平台 上海福彩快3玩法 股市宏观分析 贵州快三开奖走势图结果 佳永配资 山西快乐十分app 山东11选5网上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