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白蛇修仙傳 > 第75章:美人出浴,撩人心弦

第75章:美人出浴,撩人心弦


  這些日子。
  梅蘇兒的傷好了七八成。
  三師姐的丹藥和藥膏看來不簡單。
  待禁閉結束,一定要當面謝謝三師姐和師父。
  這一天清晨。
  不見潭的云霧比往日更加濃郁。
  向上看去,光線完全被遮蔽。
  向四周看去,甚至連半丈外的事物也無法收入眼底。
  潭低幽暗潮濕,更是陰冷無比。
  小溪邊的梅蘇兒側躺在竹椅上,糾成一團,以便取暖。
  來到這不見潭已有數日。
  仿佛度日如年。
  對此,梅蘇兒并不后悔。
  誰讓那廝手賤。
  沒殺死他,算自己倒霉。
  只是,這里毫無人煙,別說自身修為,就連命運之力也無法寸進。
  看來,十年一到,自己還真就成了一個笑話。
  這怎么能行?
  梅蘇兒并不甘心。
  當然,不甘心只是為了自己,并非是為了做給其他人看。
  實力是自己的,又如何能不上心?
  看來,必須得另辟蹊徑了。
  之前有分析過,命運之力的提升方法有兩種。
  第一種,便是通過觀察其他人的命運線,和通過自己的行為改變他人命運軌跡,從而得以提升。
  第二種,是自我感悟,當自己對命運的力量有所感悟和新的發現后,命運之力的提升速度會大幅度遞增。
  如此,也只能采用第二種方法了。
  只不過,感悟這種東西玄之又玄。
  它的提升方法并非實際操作。
  而是通過冥想,和不斷地分析推演,來發覺命運之力的真諦。
  之前就有過一次這種提升,但想要真正辦到卻極其困難。
  這般想著。
  梅蘇兒不再猶豫,閉上眼睛,開始在腦海中推演起來。
  ......
  ......
  又過三日。
  梅蘇兒背后的傷已然痊愈。
  不見潭之所以叫不見潭,是因為潭低的確有水潭。
  水潭不大,橫豎不過兩丈,有數道溪流分出,不知游去何處。
  未及正午。
  潭頂有一道光束射來,雖無法穿透云霧,但也照亮了小半個潭下空間。
  見遠處有一汪水潭,梅蘇兒很是開心。
  于是,來到水潭邊,褪去衣衫,便跳入水里,游了兩圈,然后泡在潭中,享受起來。
  三師姐說過,濃霧會隔絕神識,肉眼更無法穿透大霧,所以,她便沒了顧忌。
  水中波紋滾滾,下一刻,一條雪白的巨大蛇尾輕浮于水面。
  梅蘇兒覺得很舒服,于是將長發挽于頭頂,用白玉簪固定,頓時,細膩脖頸漏出,如皎月般的鎖骨雙肩浸入水面,待再次出現,已不見人形,一顆碩大晶瑩的白色蛇首探出,分叉的黑色蛇信不時抖動,發出嘶嘶輕鳴。
  暢快游玩一番,洗去身上污漬。
  方才覺得渾身舒適不少。
  片刻后。
  整個蛇身化作人形,輕取發簪,一頭濕漉漉的如酥白發披散于光潔后背,轉眼,白發化作烏黑青絲,挑起一段發片挽于頭頂,將玉簪輕輕送入。
  梅蘇兒衣不沾身,輕盈一躍,于水中飛出。
  待穩穩落地,來到竹椅邊,俯身撿起嶄新道服。
  一甩長發,轉身之際,白衣披肩。
  美人出浴,撩人心弦。
  ......
  ......
  剛剛出現在潭低的卓月半張小嘴。
  看呆了。
  蛇化人的那一幕,她并未看見。
  只是看到,自家小姐于水中躍出,然后撩發穿衣的驚艷畫面。
  這也太美了。
  不愧是我的小姐。
  而且,小姐身上的傷都已經痊愈了,連疤都沒留下,這傷勢恢復的速度也太快了。
  想著,小卓月遠遠地喊了聲小姐。
  只是這兩個字,便能道出卓月有多么開心。
  梅蘇兒回身望去,就見薄薄的云霧后面有一個小小的白衣身影,她手里還拎著一個大竹桶,模樣甚是滑稽。
  本以為來人是送飯的外門師姐。
  但聽到小姐二字,再看到那小身影,和那超大號的盛飯竹桶。
  梅蘇兒便知道。
  卓月來了。
  ......
  ......
  已經很久都沒有見到她了。
  她已經十一歲了。
  梅蘇兒很想她。
  見其眉心命運線已經恢復如初。
  她開心地笑了。
  自己的判斷沒錯,自己的決定也沒錯。
  只是。
  小卓月并沒有生自己氣。
  之所以許久不出現,便是因為,她在以行動表示,她很乖,很聽話,并不任性。
  而此來不見潭,恐怕是聽說自己被關了禁閉,于是不管不顧,哀求外門師姐,將送飯的機會讓給她。
  所以。
  她便來了。
  以送飯弟子的身份來了。
  這樣。
  在她看來,自己興許就不會再趕她走了......
  梅蘇兒苦笑一聲。
  這是她第一次漏出這種表情,覺得很不適應。
  于是搖搖頭,嘆了聲氣。
  這也是她第一次漏出這種表情。
  不知為何,覺得有些可笑。
  索性沒了表情。
  ......
  ......
  “小姐!”
  卓月拎著木桶跑到梅蘇兒身邊,也不顧梅蘇兒身上盡是冰水,一把便將她的細腰死死抱住。
  “嗚嗚......”
  卓月不爭氣地又哭了。
  因為她知道,小姐趕自己走,說煩自己,那都是假的,那都是騙人的。
  雖然不明白這是為什么,但卓月還知道,小姐這么做肯定是有她的原因的。
  不然,此刻的她怎么可能放任自己又哭又耍小性子呢。
  的確,別看卓月小,但她很聰明。
  所以,她沒有說多余的話。
  哭了一會,便離開了梅蘇兒的懷抱。
  怔怔望了梅蘇兒一小會。
  一抹淚花,開心地蹲在地上,搬來一塊大石頭,將竹桶里的碗筷拾了出來。
  盛上米飯,又將碗放在石頭上。
  忽然一愣,忘記了多帶一只瓷盤。
  然后四處看看,從水潭邊找到一塊小青石,洗干凈后這才跑了回來。
  拿出燒雞,放在青石上,方才將筷子遞給梅蘇兒。
  然后起身,站在一旁,就這么看著梅蘇兒,不說話了。
  ......
  梅蘇兒歪著腦袋,看著這一切,覺得小卓月太可愛了。
  也覺得,小卓月太可憐了。
  她有些不忍心。
  可一旦心軟,便會影響到卓月的命運線。
  命運線漸漸模糊,便意味這條線會逐漸消失。
  那么后果就只有一個。
  所以,梅蘇兒也沒有說話。
  只能和卓月保持距離。
  她拾起碗筷,將半桶米飯和六只烤雞吃完。
  小卓月方才走了過來,將筷子和瓷碗放進竹桶。
  起身看了眼梅蘇兒。
  開心地道了聲,小姐再見。
  然后。
  一步三回頭地離開了。
真人街机捕鱼官网 好运彩彩票官方网址 排列三跨度走势图 天津时时彩几点开奖 广西快乐双彩中奖规则 期鼎通在线配资 上海时时乐最近300期走势图 今日美股行情查询 白小姐开开奖网站 河南11选5开奖查询 幸运飞艇微信群玩信誉群 一直牛配资 云南快乐十分任五 江苏11选5前三直开奖结果 北京pk拾赛车正规吗 排列五走势图500 期 吉林快3开奖结果8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