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白蛇修仙傳 > 第2章:陷阱

第2章:陷阱


  氣氛忽而凝固,時間靜止了。
  危險的氣息彌漫,凌厲的目光森寒。
  草蕩如劍亂舞,咕聲如雷鼓蕩。
  小白蛇卻并未離去。
  這是一只相貌丑陋的蟾蜍。
  似是發霉的身軀和疙里疙瘩的表皮,還有那外突的兩只眼睛,令蛇頭皮發麻。
  見到它已有三十余次。
  心知吃了它的孩子,可二人是天敵,即便見面次數頗多,雙方并未起爭執,但白蛇知道,他們之間遲早會有一場生死之戰。
  這便是天地之法則。
  生物相互競爭適者生存,說的就是這個道理。
  想在這危機四伏的世界活著,好好地活著,必須拋棄前世為人的觀念。
  只有如此,才能對得起那得來不易的第二次生命。
  活著,比什么都重要。
  因此,白蛇并無愧疚之意。
  甚至還想殺了這只藏在暗中,會隨時對自己不利的隱患。
  蟾蜍和小白蛇僵持片刻。
  似乎終于下定了決心,即便冒死也要和這外來小蛇拼個你死我活。
  靜止的時間忽然開始流逝。
  就見,蟾蜍飛身而起,竟是跨出一米開外的距離,高高躍出草蕩,與小白蛇迎面而立。
  面對天敵,白蛇毫不畏懼,高高昂起的蛇首仿佛一根堅韌的稻草,充滿了寧折不彎的意味。
  這一刻,生死之戰一觸即發。
  那蟾蜍二話不說,伸出舌頭一卷,便要將白蛇的腦袋卷進腹中。
  奈何,白蛇雖小,反應速度卻極其靈敏。
  想要躲開這一擊,并不困難。
  就見,小白蛇忽地加速,屬于蛇的爆發力在這一刻發揮地淋漓盡致,輕巧地繞到蟾蜍身后,昂起蛇頭,張嘴之際,兩顆鋒利的獠牙直立而起,死死地咬住牛蛙后勁,便不打算松開。
  僅一尺長的蛇身也在第一時間纏繞而上,將蟾蜍的兩條后肢牢牢卷住,讓它無法進行跳躍。
  這是白蛇在這些日子積累下來的些許戰斗經驗。
  霎時間,一蛇一蟾蜍便于河畔扭打成一團。
  白蛇避免它咬到自己身體的同時,還要用力將其束縛,防止它趁機反撲跟自己豁命。
  雖然蛇類生理上具抵抗蟾蜍皮膚毒素的功能,但蟾蜍的上頜也有鋒利的尖牙,若是讓它咬到白蛇,毒素會隨血液走遍全身,即使白蛇本身的膽汁能解毒,可膽汁卻無法流入血液,所以,小白蛇就算是拼個力竭,也不能放松。
  那蟾蜍還在用命抵抗掙脫,白蛇也不敢有一絲一毫懈怠,只是死死纏住敵人的后肢,待蛇毒發作。
  足有半柱香后。
  蟾蜍無力掙脫,最終只能如待宰羔羊,被白蛇獠牙上的毒液活活毒死。
  只恨,為何要如此愚蠢,明知不敵卻還要拼命。
  也許作為一個母親,它別無選擇。
  ......
  戰后,白蛇回到巖石縫隙。
  盤成一盤,不再有任何動作。
  她并未吃掉這只蟾蜍,也并非此蟾蜍乃是劇毒之物,只因其身軀過大,她無法進行吞咽。
  更沒有出現什么吃了它就對不起它的清奇念頭。
  只是在思索。
  若方才戰斗有一絲退意,怕也躲不過蟾蜍的那一擊。
  屆時,自己也許就此斃命。
  ......
  某日。
  青苔巖石。
  小白蛇藏在里面正仔細聆聽。
  那是一段悠揚的曲調。
  雖然蛇類聽覺很差,卻不代表聽不到聲音。
  隱約間,白蛇只能聽到一段優美的旋律,似是來自一老人,像是在唱山歌,至于歌詞是什么,卻很模糊。
  聽了一陣,歌聲漸漸消失。
  自從來到這方世界,梅蘇兒就沒有遇到過人類。
  這么說,這大山的外面應該有人居住。
  自己所在的位置也應該距離大山外圍不遠。
  這般想著,梅蘇兒不禁在中心嘆了聲氣。
  一時間,老梅的身影浮現在眼前。
  雖心中掛念,但她知道,自己和這唯一的親人已經斷了緣,怕是再也見不到了。
  ......
  這一日,小白蛇早早地離開了青苔巖石。
  一路小心翼翼,攀巖到了一棵古樹的獨枝之上。
  向那徐徐朝陽迎面而立,開始靜心吐納。
  清晨的靈氣極為濃郁,沐浴在東來紫氣間,修煉必當事半功倍,是最佳的修行時間之一。
  這也是長久以來,小白蛇自己的發現。
  沒錯。
  這些天梅蘇兒找到了吸收靈氣的方法。
  或者說,是因為一個小機緣方能辦到這一點。
  靈氣的表現方式種類多樣且截然不同,這種能量本身的精純度也大都不同。
  例如,日月精華之氣,靈物之氣,天材地寶之氣,靈石靈脈之氣云云......這些都屬于靈氣源的范疇。
  靈石和一些先天奇珍靈藥里蘊含的靈氣也是可以直接吸收的。
  在這座不知名的深山中,一到夜晚,會有許多散發著群青色光芒的小植物。
  這些植物在白天會自動吸收周圍的天地靈氣,待到入夜,花苞開放便會發出幽藍色光芒,這是釋放靈氣的過程也是這種植物生長的依仗,如果沒有這個過程,植物會出現飽和膨脹的跡象,會因靈氣收集過盛而逐漸瀕死。
  梅蘇兒并不知道該植物的名稱。
  也正是因為吞食了幾株這種植物。
  方才感知到天地之氣在體內流轉,并且轉化為另一種不知名氣體的一個簡單過程。
  也算是一個開悟的過程。
  這一點固然重要,若在這之前,梅蘇兒并未感知到天地之氣的存在,那么即便她吞下一百株植物也于事無補。
  雖然辦到了,但她卻不明白一件事。
  為什么吸收進體內的靈氣會轉化為另一種微弱的能量。
  而且吸收和轉化的速度也是奇慢無比。
  雖不太明白,不過能憑她的理解和機緣辦到這一點,已經很厲害了。
  算是初窺門徑,也算是將將踏入了修行的門檻。
  ......
  時光悠悠,晃眼,一載光景悄然消逝。
  小白蛇長大了。
  經歷七次脫皮,終于擁有了一具可以行走于山澗野林的身軀。
  蛇類每脫一次皮便代表著,它們的身體會長大些許。
  此時,白蛇身長四尺,寬約兩指。
  月白色鱗片同樣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每一片蛇鱗就像是陶瓷一般,圓潤溫和。
  由于身體的巨大變化,她暴露在天敵眼中的幾率又增加了不少。
  那處青苔巖石也早已容不下她此時的這具身軀。
  為了尋到一處安全的庇護之地。
  小白蛇早在幾日之前就離開了巖石。
  只是,在尋覓的途中。
  不慎中了獵人陷阱。
  被死死地套在一麻繩內,逃脫不得。
  雖然沒有受傷,但此刻的白蛇和那案板上的魚肉又有何區別?
  翌日。
  一獵人果然出現,擒住白蛇,照著七寸蛇骨一刀斬下。
  這一世,就此完結。
真人街机捕鱼官网 三分彩官网官方网站 601668中国建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 - 百度 股票涨跌自动分析公式 重庆时时开奖号码查询 山东11选5开奖走势图山东 11选5任选一中1规律揭秘 后三组选包胆技巧时时 排列7走势图 浙江20选5达芬奇密码 期货配资是违法还是违规 四川快乐12手机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app计划 体彩浙江6 1 经传股票分析软件 快3彩票害了多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