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撿漏 > 3252 最牛的辦公室有多牛?

3252 最牛的辦公室有多牛?

    最后跟黃奕茹再次握手,黃奕茹對金鋒的態度簡直就像是一個舊時候的奴才對主子。
  
      那謙卑的程度的就差沒跪下給金鋒舔鞋。
  
      昨天黃奕茹在金鋒跟前冒了那些話,對于豪門來說,就是最嚴重的失禮。
  
      昨天是偶遇,今天是正式拜會。
  
      既然是正式拜會,那禮物自然必不可少。
  
      神州血脈本就是最講究人情來往。越是大戶人家,越不能失了禮數。不論是以前現在,抑或是將來。
  
      給魚嘴正牌夫人的是一套陽綠的翡翠首飾,鐲子除外。
  
      現在一只陽綠的鐲子,少說也得上千萬,金鋒還沒大方到那種程度。
  
      給其他幾個偏房的東西也都是翡翠,質量跟魚嘴的正房一樣,數量上則相應減少。
  
      魚嘴那邊也給曾子墨和梵青竹準備了禮物,價值不高,也就一兩百萬。也算是配得上魚嘴的身份。
  
      站在原地互相尬吹了對方送的禮物,一來二去半鐘頭也就沒了。
  
      隨后才開始在三百平米的大包間里用餐。
  
      隱世豪門的晚宴自然上的是最好的食物。尤其是像魚嘴這樣喝個普洱茶都極富儀式感的男人。
  
      這頓飯差不多都能跟梵宗楷老爺子請金鋒吃的那頓盛宴有得一比武取經火眼金睛。
  
      桌上又閑吹了好一會。完了再換地方泡上魚嘴最喜歡的普洱,接著聊天。
  
      吃飯喝酒喝茶聊天,無論是隱世豪門還是販夫走卒,但凡是拜會,也基本都是這個程序。
  
      今天泡普洱茶的換做了魚嘴的三房。曾經紅極一時的香江四大女神之一。更是無數中年男人們的夢中情人。
  
      很難想象得到,一位活生生的女神穿著昔日最經典風靡神州血脈圈的漢服半跪在地上,盈盈素手為金鋒捧來熱氣滾滾的普洱茶。
  
      那種震撼,只有身臨其境的人才能感受得到。
  
      人生極致,莫過如是。
  
      魚嘴的大房很會把握時機,眼見著時間差不離便自起身邀請曾子墨和梵青竹到隔壁去玩兩把。
  
      這同樣也是社交的正常程序。就算是在最普通的朋友聚會家庭聚會,玩兩把也是極為正常的現象。
  
      下層人和上層人之間的區別,無非就在于吃住玩談的環境,根子里的東西并沒有什么改變。
  
      梵青竹和曾子墨大大方方應邀。梵青竹隨口報了個數字便自有人端來了籌碼。
  
      這些籌碼都是八位數。
  
      贏了的話,自然會有人送來支票。如果輸了的話,梵青竹也會開出支票扔過去。但那是到最后去了。
  
      現在開支票買籌碼,那就是有些小家子氣。
  
      對這一塊,梵青竹最為了解不過。
  
      曾子墨看著十幾個水晶籌碼上那黑黑的一百萬數字,又看著桌臺上那些花里胡哨的注碼格子,忍不住有些心虛。
  
      這還是自己第一次賭博,而且還是上這么大的桌臺。
  
      “莊!”
  
      梵青竹毫不在乎扔了兩個籌碼下去,偏頭沖著曾子墨眨了下眼,曾子墨倒也不懂莊不莊,只管跟著梵青竹下注就行。
  
      圍著桌臺的,都是魚嘴的幾個女人,曾子墨也知道輸錢不輸陣的道理。
  
      荷官發了牌,莊家兩張合計三點。
  
      什么都不懂的曾子墨在要牌過后也不玩什么搓牌看牌吹牌,直接就將第三張牌翻了過來,赫然是一張七。
  
      零點!
  
      “輸了?”
  
      曾子墨好奇的問道。
  
      梵青竹憋著嘴一臉的嫌棄“最小的。下回我來開。”
  
      莊家零點,魚嘴的女人們壓的是閑家。閉著眼睛都贏。
  
      連著玩了幾把,在輸光了自己的一千多萬籌碼后,曾子墨總算是搞清楚了規則。
  
      再叫人拿了籌碼來,曾子墨開始留意莊閑的規律。
  
      兩個女孩忙著把輸的錢贏回來,金鋒跟魚嘴這邊也開始談起了正事。
  
      帝都山的大律師趙耘烽過來,和魚嘴的律師一起看完了相關的文件,一起確認,將文件打印出來呈送自己的老板。
  
      “金先生,你可是……真會選呀。這地方,我是真舍不得。”
  
      “你不知道這十幾年來,有多少人想要這地方不?”
  
      “全世界最牛逼獨一無二的辦公室。前無古人后無來者吶!”
  
      聽著魚嘴的嘆息,金鋒呵呵笑起來叼著大雪茄曼聲說道“你也可以不給我。”
  
      “這瓶子我……”
  
      魚嘴一擺手曼聲說道“我錯了。這事揭過。”
  
      “你就動手吧。”
  
      “也讓我見識下您的尋寶真功夫。”
  
      “東西找出來,這間辦公室立馬就是您的。”
  
      金鋒翹著二郎腿咧嘴笑說“找東西很簡單。在此之前,我要問你一句話……”
  
      “當年。你的隊伍翻建那地方的時候,有沒有尋摸到好東西?”
  
      這話出來,魚嘴頓時露出一抹難色,隨即哈哈兩聲,皺眉苦臉眨眨眼。
  
      這么明顯的回應,金鋒自然能看得懂。
  
      “帶路!”
  
      長身起立間,金鋒扔掉大雪茄,沖著那泡茶的女神欠身道謝。拎著藏詩竹紋梅瓶大步走人。
  
      魚嘴帶路進入專用電梯,掏出一張特殊的磁卡刷了電梯,擋在金鋒跟前輸入了一組數字,電梯帶著兩個人快速降落。
  
      不到一分鐘時間,電梯開啟,映入眼簾的是一處未知的所在。
  
      沿著一條裝潢奢侈的通道走到盡頭,再開了一道厚一米三的合金保險庫門,魚嘴主動最先走了進去。
  
      這地方應該是十三第的地下。至于處在地下多少米,金鋒也算不出來。
  
      金鋒所能知道的,就是這座十三第大廈從修建到營業,前前后后用了八年的時間。
  
      之所以要到這里來,是因為金鋒答應魚嘴要幫他找件東西。
  
      只要找到了那件東西,再加上這藏詩竹紋梅瓶,魚嘴才會把那間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辦公室轉給金鋒。
  
      那間辦公室……就算你有再多的錢再大的勢,都搞不到。
  
      這里就自己和魚嘴兩個人,金鋒倒也不怕魚嘴耍詐。
  
      像他活得這么精致處處都追求完美儀式感的人,最怕的就是死。
  
      “金先生,請!”
  
      邁步進入保險庫,金鋒卻是嗖的下汗毛倒豎,身子繃直,立刻擺出防御姿勢,右手一翻徐夫人劍在手,左手一瞥,隕針彈出。
  
      偌大的保險庫中,一排黑發黃膚的中老年人站在正中直直的看著金鋒。
  
      魚嘴就站在邊上,冷肅漠然盯著金鋒。
  
      眼皮一抬間,金鋒已經將保險庫里全境看了個真切,腦海中閃過幾十種應對預案。
  
      “金先生,請不要誤會。”
  
      “這些,都是我們魚家的人。”
  
      “事前沒通知您,請原諒。”
  
      魚嘴淡淡說出這話,露出一抹陰謀得逞的笑。
  
      畢竟能將尋寶之王的金鋒嚇著,總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情。
  
      要知道,當自己聽見金鋒獅子大開口要那間辦公室的時候,魚嘴幾乎就要瘋了。
  
      要知道,那間辦公室,不僅僅是錢的問題,而且還是名的問題。
  
      當年,魚家費了多少的心血和精力,甚至是通天的關系才打了進去。
  
      現在這間辦公室要轉給金鋒,又得托通天的關系才能辦得到。
  
      這間辦公室就連李家當初都垂誕三尺,開除了極其優厚的條件討要,都遭到魚家的拒絕。
  
      那是整個魚家最大的手筆,更是魚家的驕傲。
  
      昨天聽金鋒說要這間辦公室,魚嘴差點沒有氣瘋氣傻。
  
      一邊跟金鋒討價還價一邊打著電話,最后魚嘴出了一個天大的難題。
  
      “只要您能幫我們魚家找到一件東西,辦公室就給您。”
  
      現在,金鋒來拿了!
  
      。
真人街机捕鱼官网 电玩城千炮捕鱼技巧 nba中国球员 贵阳捉鸡麻将手机版 双色球万能9码必中6 北京福彩快3开奖数据 网上兼职赚钱是真的 双色求开结果 四肖期期中免费资料四不像 华东联网15选5 计算器足球竞彩首页 秒速赛车开奖数据 pk10牛牛真的假的 河北11选五任五遗漏 浙快乐彩12开奖结果 甘肃快3下期预测分析 49码出特规律100%精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