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零點看書 > 升遷之路 > 第610章 市長,出發!

第610章 市長,出發!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齊仁元坐在主席臺上,拿著預選結果的名單,臉色鐵青。([].)他沒有想到,在如此周密的安排下,林遠方竟然得到了二百九十一張選票,超過了百分八十比例。而他寄以厚望的郝向前,只得到了區區五十三張選票,連百分之十五的比例都沒有達到。至于說盛宣懷,更是個笑話,只得到了三張選票。
  
      看著排在前面林遠方的名字,齊仁元心中升起了一陣厭惡,他抓起鉛筆,把林遠方的名字涂成了一團黑,隨即又醒悟到自己的失態。他可以抹去林遠方名字,但是卻抹不去林遠方得票遙遙領先的事實。
  
      想到這里,齊仁元心中又對郝向前無比的痛恨和失望。自己這個老部下怎么如此不爭氣?自己已經為他把路鋪成這樣了,他竟然能夠硬生生走成絕路。他究竟干了多少蠢事才能夠把代表們得罪成這樣?讓大多數代表們冒著寧可被打擊報復的風險也要投林遠方呢?
  
      主持會議的市人大副主任陶曉天公布了預選結果之后,臺下爆發出一陣雷鳴般的掌聲。
  
      郝向前臉色黑紫,臺下那些代表不是在鼓掌,簡直是在打臉,每拍一下巴掌就像是在郝向前臉上狠狠地抽了一記。郝向前捫心自問,他在黃海市干得并不差,黃海市的經濟能有今天,可以說有大半是他功勞,可是為什么就這么不得人心呢?這都是林遠方這小子搞的鬼,如果不是林遠方這王八羔子,自己又怎么會丟這么大的臉?這個時候,他臉上那幾道被關小蕓抓破的幾處傷痕更是火辣辣地漲疼,疼得他眼角不住地抽搐,連面容都扭曲起來,在燈光的照耀下顯得十分恐怖。
  
      代表們退場后,林遠方被叫到了齊仁元面前。
  
      “遠方同志,祝賀你通過了預選。”齊仁元語氣平和,但是冷氣卻從牙縫里散發出來。讓人聽了憑空增添一份寒意,“你有作為候選人參加市長的正式選舉的權利。可是,你仍然有權放棄被選舉的權利。”
  
      林遠方平靜地望著齊仁元。他沒有想到。已經到了這一步,齊仁元還想威逼他退出。對于這種**裸地威逼,林遠方并不畏懼。
  
      “齊書記,既然我已經通過了組織上定下的預選程序。這個時候再放棄,既是對組織上的不負責,也是對參加這次人代會的代表們的不負責。我的去留,不應該由我個人,而是該由三百六十三位人大代表來決定。黨中央再三強調要推進民主政治建設。我看這次換屆也是一個難得的契機,是對黨中央提倡的民主政治建設精神的一種貫徹和實踐。不管最后結果如何,都能夠給我們黃海留下寶貴的經驗和教訓。還是前面的那句的那句話,齊書記,我的去留,交給三百六十三位人大代表來決定吧!”
  
      空氣仿佛一下子就凝結了,房間里靜得一點聲音都聽不到。甚至連站在旁邊的烏森敏、海紅星這些市委領導都感覺了要窒息了一般。
  
      過了半天,齊仁元這才開口:“好。既然你有這個決心。那就等著接受人民代表和組織上的考驗吧!”
  
      林遠方聽齊仁元把“組織”兩個字咬得尤其重。就知道齊仁元這是在警告他,即使他能夠被人大代表們選上,但是能不能當市長,還是組織上說了算。事到如今,他和齊仁元之間是沒有任何緩和的余地了。
  
      齊仁元走后,林遠方找到了烏森敏:“烏書記。我想找你請幾天假。”
  
      “請假,干什么?”烏森敏一臉驚奇。
  
      這林遠方。剛剛還死硬著不肯讓步,堅持要參加市長選舉。這個時候卻來找自己請假,難道說他改變了心意?
  
      “可能是最近坐久了,腰椎有了些問題,我想到住幾天省城檢查一下,順便趁這幾天功夫,整理一下自己到黃海大半年來的工作,總結一下其中的經驗和教訓。”林遠方說道。
  
      “腰椎有問題了?那是要抓緊時間看看。”烏森敏滿臉關心,又問道,“那市長選舉呢?”
  
      “我因病請假缺席,不會被剝奪被選舉權吧?”林遠方笑著回答。
  
      烏森敏臉色微微一滯,隨即笑道:“是啊是啊!那你好好檢查,好好休養,有什么需要,直接找方秘書長。”
  
      說到這里,烏森敏把目光轉向一旁的方功成,“老方,林市長的事情,就交給你了。還有,等一下記得給你表姐夫打個電話。”
  
      他又回過頭看著林遠方,“方秘書長的表姐夫是省人民醫院的二把手。”
  
      “呵呵,那就多謝方秘書長了!”林遠方感謝過方功成,又說道,“我到省城之后,打算住在省委招待所,到時候我把房間電話告訴方秘書長,烏書記您有什么事情,可以隨時找我。”
  
      等林遠方離開后,烏森敏問方功成:“老方,你看林遠方這是唱得那一出戲?”
  
      方功成沉吟半天,這才說道:“難說,還得看他到了省城之后會干些什么。”
  
      烏森敏點了點頭,若有所思。
  
      郝向前聽說林遠方請假要去省城看病,就立即過去向齊仁元匯報。
  
      “老領導,林遠方這時候搞這么一出,里面究竟是什么名堂?”
  
      “難道林遠方這是變相讓步,不像啊!”齊仁元兩條濃眉擰成了川字,“前面硬頂著不退,這時候再做這些變相的讓步,還有什么意義?可是如果他不打算退出市長選舉,怎么會在這個關鍵時候干削弱自己的事情?這個時候離開黃海,對他的選情肯定有很不利的影響啊!”
  
      琢磨了半天,齊仁元說道,“向前,你馬上派人到省城,給我盯好林遠方,記錄下他的一舉一動。”
  
      “是!我馬上去辦!”
  
      看郝向前急匆匆地出去,齊仁元微微搖了搖頭,心思又回到林遠方身上。如果不是郝向前,而是林遠方是自己的秘書,該有多好啊?
  
      他搖了搖頭,把這個荒唐的念頭從腦海里驅散,又開始琢磨林遠方到省城去究竟是搞什么動作?不過呢。對他來說,不怕林遠方搞動作,就怕林遠方不搞動作。他代表的是向陽省省委。只要林遠方在這次選舉中敢有絲毫的違規違紀的活動,一旦被他抓住,就足以終結林遠方的政治生命。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真人街机捕鱼官网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工商银行理财产品 网络诈骗五分彩 福彩中天图库好运彩 奇趣腾讯分分彩计划官网 湖北福彩30选5玩法 煤炭股票推荐 云南11选5计划 北京十一选五一定牛基本走势 贵州十一选五任选基本走势 找个佣金高的彩票代理 福建11选五现场开奖 女人赚钱靠什么 排列五今晚打什么头号 北京塞车pk10计划软件安卓 高手网免费预测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