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零點看書 > 升遷之路 > 第333章 誰膽上長毛了

第333章 誰膽上長毛了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李樹文今天特意換一身便裝過來,就是想安安靜靜地陪林少吃頓飯,增進一下感情。因為孟河源的例子放在那里,林少不愛錢不愛色,就重感情。可是沒有想到,這個時候竟然會莫名其妙地沖進一幫人來搗亂,他眉頭一皺,就要拍案怒喝,林遠方卻在一邊悄悄拉了一下他的袖子,遞給他一個眼色。他頓時明白了,這里面怕是還有不少彎彎繞,林少的意思,是想讓他先在一旁看著。于是李樹文不動聲色地向后挪動了一下椅子,把身子移在了角落里。
  
      唐雨湖抓起煙盒正準備點煙,卻外面傳來蔡大明的聲音,還沒有等他做出什么反應,蔡大明已經和那個粗豪的大漢領著人沖了進來。當唐雨湖目光落到粗豪大漢臉上的時候,他的臉色一下子變得非常難看,面容也扭曲起來,手掌不知不覺地用力攥起,硬生生把手中那盒硬中華攥成了球狀。
  
      面前這個大漢,唐雨湖做鬼都不會忘記,當初正是他領著幾個彪形大漢沖進自己的辦公室,把自己的衣服扒光,捆起來塞進女廁所里。這幾年來,正是這張丑陋的面孔,無數次的出現在唐雨湖的夢里,讓唐雨湖想起那個人生中最不堪的夜晚。沒有想到,今天竟然又在這里碰到了這個雜碎!一時間唐雨湖嘴唇哆嗦起來,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摸向了桌上那只茅臺酒瓶……
  
      “三哥,怎么了?”林遠方的聲音適時的在唐雨湖耳邊響起。他的聲音不高,但是卻無比堅定,一下子把唐雨湖從狂暴的狀態中拉了回來。是啊,自己慌張什么?今天又有林四弟在一旁坐鎮,還怕報不了當初的仇恨?
  
      “老四,就是這個王八蛋當初領人沖進了我的辦公室……”唐雨湖強壓著自己的情緒,幾乎是從牙縫里說道:“你一定要幫三哥報仇!”
  
      林遠方這才明白,為什么唐雨湖情緒剛才那么激動,原來是那個王八蛋啊!好,老子正發愁到哪里去找你呢,沒有想到你今天倒主動送上門來了。
  
      他輕輕拍了拍唐雨湖的手背,輕聲說道:“沒事,一切有我。”然后抬眼輕輕掃了一眼那個大漢,平靜地說道:“你們干什么呢?”
  
      “我們干什么?你他媽的還挺會裝啊,是不是?”那個大漢咧開大嘴惡狠狠地一笑,用大拇指指了指身邊的蔡大明,說道:“蔡局在隔壁包廂吃飯,離開了一會兒,回來發現大哥大不見了,有人看到你們房間剛才有人去過隔壁的包廂……真他媽的是不開眼的小毛賊,也不打聽打聽蔡局和我王金龍是什么關系,竟然敢偷到蔡局身上!”
  
      寧平安因為昨天在戴斯會所表現有些懦弱,無形之間比李偉四少了很多好處,今天當然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他一拍桌子,怒聲說道:“你們這是血口噴人,我們兄弟幾個一直在房間里喝酒,哪個離開過一下?”
  
      “一直在房間里喝酒?是真的嘛?那我可要問一問服務員了。”說著那個大漢猙獰地一笑,望著包廂里的小服務員問道:“你告訴大爺,他們幾個是不是一直呆在包廂里喝酒?”
  
      “是……”小服務員被大漢的獰笑嚇得一哆嗦,下意識地回答道。
  
      “什么?你說什么?”那個大漢的笑容更加猙獰,“我勸你還是好好想一想,想好了再說!”
  
      “啊……我……我什么都沒有看到,什么都不記得!”小服務員被嚇得渾身哆嗦,連忙改口說道。
  
      “是吧,這才夠乖。”那個大漢把兇惡的目光從小服務員身上收回,嘲笑著望著寧平安,說道:“聽聽,聽聽服務員怎么說。你們如果一直在包廂里喝酒,她會沒有看到?會記不得?快點說,蔡局的大哥大你們藏到了哪里?”
  
      寧平安沒有想到那個大漢竟然無恥到這個地步,他正要出聲怒斥,卻被林遠方用目光制止了。
  
      “呵呵,看來這個事情還真的有點難以說清呢!”林遠方不慌不忙地往嘴里塞了一根煙,旁邊的唐雨湖眼疾手快,抓起打火機替林遠方點著了火。
  
      林遠方噴了一口煙柱,瞟了一眼那個大漢,說道:“看來這件事情要請警察過來了。”說著他對唐雨湖說道:“三哥,打電話報警!”
  
      “嘿嘿,打電話報警是吧?老子也正想報警呢!”那個大漢拉過一張凳子,大馬金刀的坐下,把手一伸,一個手下立刻把一部大哥大遞到了他的手上。他接過電話,熟練地撥了幾個號,然后說道:“馬局,我是金龍啊,在黃河路的一品河鮮館,有幾個不開眼的小蟊賊偷了大蔡局的大哥大,被我們堵在三樓包廂里了,請您過來處理一下。”
  
      掛了電話,大漢王金龍瀟灑地把大哥大往身后的小弟懷里一扔,沖林遠方冷笑道:“你不是要報警嘛,那就等著吧,警察馬上就來!”說著又一拍旁邊的凳子,對蔡大明說道:“蔡局,你也坐下!”
  
      蔡大明惡狠狠地盯了林遠方一眼,扯過凳子挨著王金龍坐下。不用說,今天這一幕都是他一手導演的。昨天晚上吃了大虧,他雖然沒有膽子去戴斯會所找回來,但是卻并不代表他不敢從唐雨湖等人身上找回來。眼前這幾個人的底細,他也托了省委黨校里一個熟人打聽清楚了,那個年輕人,是天陽市邙南縣里的一個小干部;年齡最大的黑塔似的壯漢,是方莊市交通局的副局長;另外一個白胖子,是省紡織廳下面一個中層干部;這三個都不是什么了不起的角色,離開了戴斯會所的庇護,還能神氣到哪里?他找人到黨校一直盯著這幾個人,聽說晚上這幾個人到黃河路一品河鮮館來吃飯,立即就找上王金龍,帶上幾個兄弟氣勢洶洶地趕過來報仇了。
  
      那么王金龍是什么人呢?王金龍是一個銀湖區貨運部的老板,仗著和蔡大明姐夫馬立新的關系,在銀湖區欺行霸市,搶占了很多貨運市場。五年前就是王金龍出面,糾集幾個部下,到財政局幫蔡大明羞辱了唐雨湖。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真人街机捕鱼官网 证券投资基金配套习 中国福利彩体育彩票 天津快乐十分怎么玩 2013年排列5 湖北11选5开奖结果走势查询 江苏快三推荐和预测 上证指数每日行情 一 吉林体彩11选5平台 管家婆六肖期期中特 旺彩双色球app老款 体彩内蒙古十一选五第20042230 秒速快三破解软件下载 今天大盘下跌原因 广东36选7要几个才中奖 甘肃11选5遗漏号技巧 四川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