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丑女種田:山里漢寵妻無度 > 第5277章 玄甲軍

第5277章 玄甲軍

    “失傳的技藝,現今大齊的水準,不如南朝,就因為當年的技藝失傳了,當年,南朝當年橫掃天下,依仗的就是武帝親手打造的玄甲軍,而地宮里藏著就是玄甲軍的秘密。”盧元鼎正色道。
  
      “夫人千萬別小瞧玄甲軍,曾經玄甲軍數百人就直沖十萬人大軍,造成敵方十萬人軍隊崩潰。”
  
      楊若晴心頭卻泛起了一絲不屑。
  
      那個武帝,應該是真的厲害,活的時候橫掃天下,但格局也就那么大了,既然他有強大的玄甲軍,為何不愿意將那份隱秘傳承下去,而選擇將其束之高閣,深藏在地宮里面?
  
      說白了,就是帝王家天下的思想,害怕被有心人給得知了,最后組建玄甲軍來對付他南朝。
  
      就是鳥盡弓藏,兔死狗烹。
  
      但很諷刺的是,武帝藏起了玄甲軍的秘密,結果南朝還是亡了。
  
      一想到南朝亡了,楊若晴本能的涌上一絲不舒服的感覺。
  
      她心頭一震,難道早日前世女王的情緒還能影響到現世?以前從未出現過這種情況。
  
      也或許和元珠入體有關系。
  
      如今,元珠已經藏在她身體里面,跟她合二為一了。
  
      “盧大師,那句話究竟是什么意思?”楊若晴問道。
  
      如果能發掘出這個秘密,也不是什么壞事,她也想看看這個玄甲軍究竟有什么奧妙。
  
      能用數百人沖擊十萬人,又是怎樣才能做到的?
  
      至少現在的軍隊,即使是駱風棠的護國軍,那也不可能用幾百沖擊十萬,甚至別說十萬,沖擊數千都不容易。
  
      “地宮,離火之闕,這說的就是一個地名,在大齊以北,如今大遼境內,有一座山,銅爐山,曾經在南朝時代,銅爐山就叫離火之闕。”盧元鼎道。
  
      “那就是大遼境內了,想要在大遼進入銅爐山,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楊若晴點頭皺了皺眉頭。
  
      大遼的局勢自從拓跋凌殺了拓跋裕,已經過去了數年,現如今拓跋凌把持朝政,越發的暴虐兇殘,眼看著距離做掉幼帝上位已經不遠了。
  
      幼帝性情懦弱,根本不是當皇帝的料,加上幼帝本身沒掌控屬于他的力量,被拉下馬也是遲早的事。
  
      “夫人,這也未必,銅爐山地宮的關鍵,就在這幅畫上,除了剛才那句話,夫人請看這假山,重重疊疊的,多半就是銅爐山里面的樣子,而文字所在的位置,就是地宮入口了,所以這圖還是很詳盡的,只要十數人,帶足了糧餉工具,便能成事。”盧元鼎補充道。
  
      “盧大師,這份心意,我領了,既然來了,就在侯府用餐吧。”
  
      “恭敬不如從命。”盧元鼎拱手。
  
      不管這古畫究竟能不能起作用,但盧元鼎這片好意,楊若晴決定領了。
  
      用完餐以后,盧元鼎沒繼續停留,而是轉身離去。
  
      不過,他已經得到了他想要的承諾。
  
      他的家人,楊若晴會派人保護,這樣一來,他就沒有后顧之憂了。
  
      第二日,就是最后大比的大典,但楊若晴不準備參加了,她還有重要的事要辦。
  
      而且她也不想親眼看到自己的幸運山海珠被人抽中,那是不小的損失啊,其中還為齊星云預定了一個名額。
  
      即使她不缺這份錢,那帳不是那么算的,現在花錢的地方也極多,如流水一般就沒了,尤其重要的就是要給兒子駱星辰那邊研制新的火炮,新船,那都是吃錢的大戶,一不留神,錢就花沒了。
  
      每個月都要投入,一點都不能少。
  
      如今侯府中的各種平常開銷,都能省則省,不能鋪張浪費了。
  
      不過,這也只是旁枝末節,如今她還有別的重要之事要做。
  
      她要做最后的準備,聯絡整合能用的兵馬,以備不時之需。
  
      現如今,她也不能保證局勢就一定掌控在自己手里。
  
      星隕,紫煙,王颯,劉雪云等人都各自都自己的任務要辦,通過最近一段時間的盤查,楊若晴發現,潛藏著的敵對勢力,比她想象中的要強大的多。
  
      那個信國公寧源,也不像表面那樣老邁,最近他的老奴從南召軍那邊帶回來一名副將。
  
      那是名實權的副將,悄悄回來以后,直接就進了信國公府,都沒有去兵部交差,這本來就是不合規矩的。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就是說明南召軍有問題。
  
      南召軍是在西南方向的一處駐軍,曾經也是赫赫有名,當年大齊的太祖,就使用南召軍滅了西南的好幾個國家,為了防止西南那些不甘心的遺族們犯上作亂,南召軍就長久的放在了西南,沒有解散。
  
      南召軍平常有十來萬人,但還有不少退伍的老兵在當地務農,做工,只要征召,隨時可以復員,細細算來,便至少有四十萬左右的兵了。
  
      這是一個可怕的數字,大齊亂了這么些年,西南一直都安然無事,便是南召軍在鎮著,要是南召軍出問題了,可想而知,將會是多么驚心動魄。
  
      “南召軍,左家,寧家,曾經都統領過,他們在軍中勢力不小,有很多現行的軍官,是他們的老部下,老關系,這也是朕一直容忍他們的緣故。”齊星云嘆了口氣。
  
      這些有著實質軍權的將門,沒一個好惹的,而左家,寧家又豈是表面那么簡單。
  
      “左家當年陷害伏波將軍王英,說不準便是將門兵權之爭,王英將軍根基沒左家深,為人又太過方正,自然是抵擋不住左家的。”
  
      楊若晴道。
  
      她悄悄進入宮中,見到了齊星云,就是為了商議接下來的大事。
  
      京城的風云激蕩即將要開始了。
  
      “王英將軍……一代豪杰,可惜了。”齊星云搖頭道。
  
      這種事,他作為皇帝,也沒撤,皇帝也并不能隨心所欲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這次,左家的兵權必須收回來,南召軍不會再為將門掌控。”齊星云斬釘截鐵道。
  
      要是以前,他或許不會這么激進,但這次被毒蠱傷到以后,他意識到,自己最大的缺陷,無男丁之后,可能會被將門利用起來,那就只能先下手為強。
  
      丑女種田:山里漢寵妻無度
  
      丑女種田:山里漢寵妻無度
  
  
真人街机捕鱼官网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结果爱彩人 沪乐麻将安卓版下载 德国疫情德甲 申城棋牌2.0 贵州11选5五码走势图 网游兼职赚钱 好运彩3开奖视频 南粤36选7预测号码 3d急速赛车 五分彩输了20万怎么要回来 海南 博彩业 广东闲来麻将下载安卓 精选二尾中特 福建体彩36选7开奖结果果 一尾中特在哪个网站 最新广西快乐双彩开奖查询